【极品家丁之昔游记】第一章(定制文、小马拉大车、异族)

都市言情 夏日小说网 198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极品家丁之昔游记】第一章(定制文、小马拉大车、异族)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极品家丁同人之昔游记(定制)】

作者:大春袋系我
2021/6/2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1950

***********************************

  大家好,我是家丁之因果循环的作者,这篇定制文是授权代发,后续订阅。
本卷共七章,已出到第六章,每章万字,因果循环也一样,谢谢支持。

***********************************

                第一章

  晴天万里,海上清风刮起无尽的小浪花。一条浑身包裹着铁皮的巨大轮船上
有三根高耸的大烟筒在不断冒出白烟,缓缓靠岸。岸上一队宫廷仪仗队在奏起欢
快的欢迎曲。华丽庄严的帐幕下走出一位白衣男子,手持一把白羽扇轻摇,头带
纶巾,自认为那是如谪仙人般缥缈潇洒风度翩翩。身旁一位身穿紫色宫装,三千
青丝盘成那朝阳五凤髻,柳眉杏眼,明眸皓齿,那如瓜子般的细脸轮廓分明,耳
边一对墨绿如漆价值连城的翡翠耳环点缀衬托出女子散发出的尊贵气质,不用说
也知道那是一位大华非富即贵至极的女人。

  「相公,怎么今天一定要仙儿穿得这么隆重,只不过是那帮出去那西洋深造
学习的游子回来而已嘛,穿着这身衣裳,仙儿都肩膀都累了,帮人家揉揉嘛。」

  「嘻嘻,仙儿你这就有所不知了,香君回来前已写过信,帮我牵线联系了那
法兰西和不列颠、西班牙、葡萄牙等多位国王,这次回来的不止她们,还有一个
由多国组成的商贸团,要和我们大华商谈开辟一条商贸路线,以后东西洋就会开
始真正互通贸易,这对我们是个很重要而且很关键的事情,我不会学那满清旗人
脑残的闭关锁国,绝不让屈辱和侵略的历史重演。」

  「相公,什么是旗人啊?是什么历史啊?我怎么未听说过呢?」

  「哦,那是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有机会再讲故事给你听吧。」

  「相公你真是学识渊博,通古博今。」

  「嘻嘻,那是当然,喏,来了,我们过去吧。」

  男女对话者正是大华的霓裳公主和林三,自从老皇帝归天后,他过继皇室随
姓赵的长子赵峥继位成为大华新皇,不过长子还很小,他这个当爹的自然要为儿
子的将来铺出一条嵻庄大道,扫平一切障碍。

  由于他的大老婆肖青旋即是大华太后,平时都要在深宫中照顾赵峥,于是就
把妹妹秦仙儿派出和相公林三一起处理接待这个商贸团和归国游子。

  甲板与岸上连着一条通道,众多在国外呆了两年的学子缓缓走下,不少人还
是穿着洋装,其中一位粉色洋裙的精美女子在船上正要下船,远远看到林三后挥
手喊道:「姐夫,姐夫,我在这里。」随后提起那长至地面的裙角就要飞奔下去。
可是没走几步就像歪了歪脚一样踉跄几步,腹部微弯,像是肚子作疼一样。

  林三闻声看到叫喊的女子,微笑起来道:「香君,姐夫在这里,慢点,别急
。」他似乎忘了李香君本来就是玉德仙坊的人,更是自己那如天仙下凡般的老婆
宁雨昔的小弟子,身手其实不差的。李香君缓了一会儿,似乎额头有香汗渗出,
随后调整呼吸,不再快步飞奔,而是如淑女般漫步优雅地下船了。

  看着淑女姿态的李香君走到跟前一个西洋礼节的问好,林三也是伸手握住她
戴着洁白手套的玉手在手背上轻吻以示欢迎。李香君有些意外道:「姐夫,想不
到你这么熟悉洋人的礼节,哼,我还想看你出丑一回呢,真无趣。」林三哈哈一
笑:「姐夫我比你可更懂西洋的东西了,不要以为出去两年就都见识过了,我可
是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的林诸葛啊。」说完还摇了摇手中的羽扇,一副风骚得意的
样子。

  香君有些不服气,吐出舌头朝林三作了个鬼脸,心中想到:「臭姐夫,我见
识的比你想象中的多得多了,不过主人有令,暂时可不能让你知道呢。啊……下
面被塞得好满好涨,若不是有这裙子遮掩,怕是要被人看到我这骚穴和屁眼都被
堵着那铁屌了,啊,刚刚跑了两步,刮得我骚穴好麻啊,还好能夹住,不然掉下
来被人发现就惨了,怀了主人的大事以后不再赏赐我大鸡巴吃怎么办,嗯,好羞
人。」

  原来李香君那蓬松的洋裙下一丝不挂,脚踩一些浅色高跟鞋,让她整个人看
起来高挑不少,而骚穴和屁眼都被那神秘的主人用一根双头的铁制假屌插入堵住,
那假屌型如弯月,角度刚好对准骚穴和屁眼位置,插入后又只能固定角度,一定
身体移动过猛,比如跑或是跳,就会让骚穴和屁眼不自觉地摩擦假屌,而且因为
铁制很重,所以二穴需要以极大的收缩死死夹住才能保持假屌不会掉下来。

  林三不知内情,只当李香君是心急差点歪了脚,笑道:「香君这两年长大的
不少,个头长高了许多,都是个大姑娘了,可性子很是这么毛躁,姐夫可得提醒
你,要稳重些,不然在外面容易被人欺负呢。」

  李香君嘴上应是,心里却是夸赞林三真是神机妙算:「姐夫你可真聪明,我
的奶子和屁股真的长大的不少,不过大姑娘,而是主人小母狗,是早已被欺负了,
嗯,不是,不算欺负,是赏赐,那都是主人努力操我玩我的结果。」

  被谅在一旁的秦仙儿有些吃醋,玉手轻轻拧了一下林三的腰间,林三呲的一
声怪叫,逗得秦仙儿有些吃笑,随后媚眼一瞪林三道:「没个正形。」

  正当林三要好好安抚一下那位吃醋的公主时,一声不太流畅的大华语突兀地
出现:「密斯李,我们正在找你,噢,这个潇洒英俊的男士莫非就是密斯特林,
林大人吗?」

  三人循声望去,只见有八个洋人男子,被一队护卫拥簇着走过了,其中有六
个是金发碧眼的高大白种人,还有两个尤为扎眼的黑人,其中一个更是外貌犹如
十岁少年的矮小黑人,如果不是他们身上都挂着那条粗如手指的大金链,只看他
们赤裸上身,只穿一条青色丝绸改裁的宽松短裤,脚上还是赤脚行走的样子,多
半会认为他们是那些白人买来的奴隶随从,林三对于白人在大航海时代的殖民历
史那是相当清楚,也颇为同情那时候的黑人遭遇。

  可是看那二人傲居的神色,以及行走站位,一点都不想是下人的样子,这令
林三也是有点好奇。李香君转头望到那帮人后,一种难言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后
若无其事的对林三说:「姐夫,这几位就是这次你吩咐我联系串联的外国商团使
节们,领头的这位就是戴夫先生,他是法兰西皇帝菲力二世的财政大臣,戴夫先
生,这位是我们大华的林将军,旁边这位是她的夫人,也是我们大华朝的二公主。
其他众人还是由他来介绍吧。」

  戴夫见李香君已介绍自己,于是与林三先握手致意,随后接话道:「林将军,
久仰大名,密斯李在我这边多次提起林将军的事迹和壮举,真让我佩服和羡慕不
已。」林三假装谦虚道:「都是虚名,虚名,哈哈哈。」可那得意忘形的模样一
点都不谦虚。

  戴夫又是客套一番后开始介绍众人,可让林三没想到的是,戴夫第一个就是
介绍身边的那位高大黑人:「这位是金刚酋长,也是我们法兰西最尊贵的客人,
他是非洲最大的甘鸶林部落的大酋长,他的部落有超过三十万的臣民,正是整个
非洲大陆一言九鼎的最大权力者,刚好到我国作客,在听闻我们与大华朝准备建
交和通商后很是感兴趣,于是便一同前来,他旁边的这位就是他最宠爱的儿子,
本名是金刚二世,可是因为金酋长仍是酋长,所以只能叫他小刚,另外这几位是
……」逐一介绍后林三都与众人分别点头致意,就是那大酋长虽然傲居,可也点
头回礼,唯独那矮小黑人小刚不屑一顾,只是直盯盯得看着他的夫人秦仙儿,贵
为大华二公主,秦仙儿的性格也是我行我素,才不在乎什么国体什么外交礼仪,
在那小刚色眯眯盯着她都要看到流口水了,她先是装作媚眼传情般暗送秋波,因
为在发现那可恶的丑陋黑小孩胯间慢慢升起一个巨大帐篷时,先是惊讶于那黑鬼
小孩虽然长得矮小,比自己还矮上一个头,可那胯间那就是刚刚也能看出一根如
自己前臂粗长尺寸的肉棍在走路时前后晃得人眼花缭乱,所以走起路来两腿往外
分开,姿势嚣张至极。如今盯着自己竟然还色心大作,那肉棍都快要把裤子顶穿
的样子那是又惊又怒,心中怒火中烧:「哼,这小黑鬼好大的够胆,居然大庭广
众之下就只是看到本宫就色欲薰心,真是恶心,不惩戒一番本宫名字倒着写。」

  只见那黑小鬼越看越上瘾,有些想当众就把秦仙儿扑倒在地就地奸淫时,秦
仙儿不想让林三尴尬,凤眼一瞪,眼神瞬间冷峻起来,一股如寒风刺骨般的冷冽
气势直扑小刚,就是旁边的众人也有一刹那出现如坠冰窖的错觉,而首当其冲的
小刚更是冷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从身上各处毛孔冒出。

  就在旁边的林三发现不对,那醋坛子娘子就要变成火山爆发,马上这里就要
变成事发现场了,于是赶紧附耳到秦仙儿耳边劝慰道:「我的乖乖好仙儿,算是
相公求你了,忍一忍,要不就先回去吧,那黑鬼我以前也和你说过是未完全进化
的人种嘛,大部分脑子里除了欲望就是水了,而他只是个小屁孩,懂个毛线的克
制,仙儿老婆你如此的绝色美人要不是现在有其他人在,相公我也是忍不住就要
把你就地正法,得好好打一下屁股教育教育,是谁让你长成这么一副勾死人不偿
命的美貌还要出来祸害世人啊,真是造孽啊!」

  秦仙儿听着林三的插科打诨和奉承,噗嗤一笑,怒气也是消了大半,对小刚
的无形威吓也是随之撤去。可又不愿继续让那小刚作意淫,于是闷哼一声扭头摆
驾离去,刁蛮公主实际名归。再看那被吓出一身冷汗的小刚,心脏扑通扑通急跳
一阵,还好那虽然美丽绝艳却是异常邪门的所谓大华公主走了之后就慢慢平复下
来,可是细想还是一阵后怕,虽然对她充满色情的欲望,可是又怕那种如下地狱
的感觉,真是让人又爱又怕,心中恨道:「FUCK,这女人好可怕,叽叽,不
过我喜欢,我一定要把她收为母狗,被我操得翻着白眼求饶,让她天天给我舔屁
眼,喝尿,吃精,让她下贱得跪在我脚底下舔着脚趾求我操烂她身上的每一个肉
洞,变成只为摇尾求操的肉便母狗,FUCK!」

  随着秦仙儿先行离去,林三简单解释一下是公主身体抱恙,先回去休息。然
后又邀请使节团到林府作客,让他尽一下地主之谊。于是一行人在两边的护卫保
护下离开码头,朝林府去了。

  京城里除了皇宫之外,最为富丽堂皇,惊艳夺目的当数林三的林府了,无他
原因,是老皇帝赏赐给两位心爱女儿的其中一份嫁妆而已。谁让林三得天独厚,
一驸马娶两公主,就连过继给皇室现在已登大位的小皇帝赵峥都是他亲生儿子,
他不可以,还有谁可以呢。林三娇妻众多,而且个个都是天资国色,撇开身份不
论,单独拎出一个都是寻常贵族之家要明媒正娶的正室的姿色,现在都被林三一
网打尽了,难怪有些阴阳怪气的说法说林家若是改成妓院让那些夫人接客,排队
的等操的嫖客能一直排到城外,若有那一天,那些妓女夫人们就是如厕出恭都没
有时间,只会被日夜摁在男人的胯下挨操,林三光是让他的老婆卖逼赚钱都能稳
当大华首富了。只可惜这些极端的说法很多人听到都不敢宣扬,但是心中却又是
认可而已。

  众人来到林府后都被震撼到,没想到这位骚姿弄首装逼成性的男人原来的确
有那资本和资格。当天晚上,就在那宽敞明亮的大厅举办接风宴,因为肖青旋让
林三全权负责洽谈此事,而秦仙儿已经赌气离开,在皇宫举办有些不合规矩,以
免落人口实。

  虽然宴会举办的地点不在皇宫,而林三也是细细解释原因,同时有意无意显
示一下自己在大华的影响力和实际权力。因此使节团的众人也不觉得有所怠慢。
另外林三还从皇宫中调了一大批的宫中御厨过来负责,因为在菜色规格和豪华程
度是一点不输正式国宴。

  酒席上双方觥筹交错,大华白酒和西洋葡萄酒轮番敬杯,气氛是热烈非凡。
临近尾声,林三安排众人就在林府暂时住下,反正除了皇宫就数这里最合适。

  那小刚扯了扯父亲的手臂,以家乡俚语说了两句,正与林三豪饮碰杯完的老
酋长无奈的笑了笑,与林三说道:「林,不知等会喝完酒后如何安排?」人精似
的林三闻言会意,指了指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哦,呵呵呵,大酋长这么
心急啊,别急,干了这杯,等会安排包你满意,来,干了。」于是二人又再次碰
杯,其他众人一听有戏也是哈哈大笑,一副你懂我懂的模样。小刚也是兴奋不已,
这次不远万里要来大华其实是他向父亲提议的,在法兰西作客时候刚好碰上留学
到那的大华游子团,其中那些优雅温婉的大华女子令他眼前一亮,花了一些手段
弄了几个大华少女开了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大华女人细嫩光滑的肌肤,和操干
时的那种欲拒还迎的媚态,最紧要还是那种紧致肉穴包裹住自己那根不输大人的
大黑鸡巴的框实感,和白人女子操多几遍就变得越发松垮的肉穴实在是不可同日
而与,在他的比较下,大华女人的骚穴和自己的大黑鸡巴才是天生的绝配,因此
决定要亲自过来大华物色和操服心仪的女人,让她们从此死心塌地地变成自己的
专属母狗,反正钱在他的眼里不值一提,就是花再多的钱也无所谓,只要被他操
上一回,再贞洁忠贞的女人也会沉落臣服在自己的大鸡巴胯下。

  只等宴会结束就可以由地头蛇林三带路,去肆意享受梦寐以求的大华女子,
小刚心情兴奋,对着林三的脸色也好了很多,林三看着这个现实的小黑鬼也是好
笑,等会大人去寻欢作乐你兴奋什么?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不会也想分一杯
羹吧?不过回忆起白天看到那小鬼的胯下那不讲道理的雄厚资本,林三也是又羡
又恨,种族天赋的差别还真是不少,气死老子了。小刚用蹩脚的大华语问道:
「林,我要撒尿,往哪里走?」林三听了半天才听明白,于是叫了四德过来带那
小鬼去茅房好了。于是四德领着小刚往茅房走去,怪就怪林府实在太大了,七拐
八弯的跟着前面的四德不小心把小刚带丢了,憋着尿的小刚也是心大,只顾着看
周围的情况,连前面带路的四德也不见了,一时不知如何走的他只有随便选了条
路就走过去了,到了一处花园中,实在憋不住的他干脆就走到一个角落,把那手
臂般粗长的大黑鸡巴就拿出来小解,一边撒尿一边哼着家乡歌谣的他突然听见一
声空灵又有磁性的女声说道:「你怎么如此不顾礼仪在此撒野?」未见其人只闻
其声就已经可以断定必然是位漂亮美丽的女人了。小刚还未解决完,直接就转身
想要看个明白。那大黑鸡巴就甩着尿水转过了,只见一位白衣飘飘,身材修长丰
腴的大华女子就站在自己前面几步。身上散发出一股清冷圣洁的气质,那女子的
脸容是他见过的大华女人中最漂亮动人的,就连白天在码头看到的那位大华公主
也比不上眼前的这位女子,不但是五官样貌让人惊艳,还有那玲珑浮凸的性感身
材,那双大长腿是能夹死人的模样。最后那沉甸甸的大奶子无论胸型和规模都远
胜一般大华女子。简直就是他心中的女神,是一副天生的炮架,一看就是能挨操
的一身媚肉。

  小刚看着那女人只看得眼都呆了,而仍在撒尿的那根粗长鸡巴更是直接充血
硬挺起来。看起来就像是在胯间兀然挺出一根粗棍子来。白衣女人正是那林三的
仙子姐姐宁雨昔,今晚府上宴请外国的客人的事她也听闻,不过喜静的她当然不
会参加抛头露面。今夜月色怡人,闲来无事的她难得有心情来到园子中赏月一番,
可突然听到几声光脚走路的脚步声,心中有点疑惑,这是林三为她特意准备的一
个比较僻静的园子,平时如果她在府上除了三餐的时间外基本不会有人过来打扰
她,今夜打算就在自己园子中赏月的她衣着也是颇为清凉。轻柔的白纱披肩下是
一件只有两条细带挂在肩上的贴身抹胸,而那贴身抹胸里面是那对丰满豪硕的大
白奶子,仿佛要把那抹胸都要撑爆。一条如深谷般的乳沟能让人魂都吸进去。还
有下身的透薄纱裙里就穿了一条紧紧勒住那蜜桃型丰臀的短亵裤,外面那层轻柔
白纱起不了多少遮挡的作用,透过白纱外衣看到里面的是那丰乳细腰肥臀的葫芦
型曼妙身姿。

  原本感觉有人走进园子的她已是身形一飘隐匿起来,可看见那进来的人原来
是个肤色极为黝黑,而且个子矮小如孩童,看那情形应该是那帮府上作客的外国
人中的那个小孩了。以为是小孩迷路的她打算不现身就让那小孩自行离去。

  可没想到黑炭小孩不但没走,反而走到一颗树边就在哪里解手,性格清冷的
宁雨昔也是顿时火冒三丈,皆因那小贼说过,园子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是
他亲手为仙子姐姐栽种的。心疼的宁雨昔于是苛斥了那小鬼一句,谁知那小鬼转
过身来还在解手,而且看到自己后,那眼神中充满与他年龄不符的淫邪猥亵的目
光,最可恶的还是那源源不断喷出腥臭尿液的那肉虫还硬了起来,那喷出来尿液
都快要溅到自己脚边了。

  宁雨昔又气又怒,身形如风飘絮轻轻后退几步避开那射向她脚边的尿水,苛
斥一句:「大胆,你这登徒子。」可就算是仙子的苛斥也没有让正沉醉于眼前这
位绝世美姬那若隐若现的性感酮体的无限春光的小刚反应过来。宁雨昔发现那小
淫贼仍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突然才记得自己今晚穿着清凉,本以为在晚上
不会很明显,可那对充满情欲和淫靡的眼睛让她确定这小黑鬼肯定是因为看到自
己的身体而无法自拔了。

  身子被外人看到了,虽然有那抹胸和亵裤,可大部分的春光还是毫无疑问地
外泄了,这让宁雨昔又羞又气。正要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小淫贼,虽不会杀了,但
也要小惩大诫,让他后悔闯进不改进的地方。手中一抹银色光芒在月色映照下显
得格外寒凉,突然听到另一把声音在园子外响起,而那把声音的主人也是即将进
入花园。不愿再把自己的性感身姿让第三人看到的宁雨昔闷哼了一句:「滚!」
然后飘然飞进屋子里面,房门随之紧闭。原来是四德四处寻找找到了这边来,正
一边喊着小刚一边走过来确定一下。

  从眼前消失的仙姿让小刚终于回过神来,正在走向美女的房间,却被已寻到
他的四德拉住手臂,四德刚好看到小刚青根暴露的充血黑肉棒,愣了一愣,随后
说道:「小刚大人啊,这园子是我们三哥的夫人闺房啊,不能随便进来的啊,我
去,你还在这里撒了泡尿啊,走吧赶紧走吧,不然被夫人发现就完蛋了。」小刚
冷静下来后把好鸡巴,边被四德拉走边问:「夫人?这是哪位夫人啊?林有很多
夫人的吗?」

  四德解释道:「这园子里住的就是全名三哥的仙子姐姐宁夫人啊,她叫宁雨
昔,武功很厉害的,若是被她知道你在这里撒尿,我估计你就是不死也得残,走
吧走吧。」

  小刚得到有用的信息后也暂时收敛起淫语的心思,随后又和四德故意套近乎,
把林三的美妻各人的情况都搞清楚,还着重打听了宁雨昔的更多细节。四德不虞
有他,把他知道的基本都说了出来。

  回到大厅后,在座的众人基本都已放下酒杯。看到小刚和四德回来后,林三
大手一挥道:「各位外国的朋友们,今晚就让三哥带你们开开荤,让你们见识一
下大华男人的快乐,走,去妙玉坊也!」

     ***    ***    ***    ***

  当日迎接的码头上,林三与各位外国使节逐一握手后,正式宣布道:「等完
成这次西洋访察之旅后,大华与各国的贸易将全面开通,好,起航!」众人上船
后,林三不时地看着岸上左顾右盼,一左一右两位脸容姣好,身姿曼妙的妙龄女
子各挽着他的手臂,看他那寻觅之举询问道:「相公,你在找人?」林三正要回
答,突然看到一抹白色飘然而至,兴奋地挥手大喊道:「仙子老婆,雨昔,这里,
在这里啊。」

  那缥缈轻灵的身姿如天仙下凡,可却并非真正的仙人,但已是足够显示她的
轻功之卓绝。正是林三的爱人宁雨昔。宁雨昔飘然落地在三人面前,微笑道:
「小贼,雨昔没有骗你吧,安师妹无法抽身,那就只好让我来跟随着,不然出海
远洋万里,各位姐妹都不心安。」

  林三笑嘻嘻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仙子老婆你不会骗我啦,安姐姐要回苗寨
卸任圣姑,无法随行,虽然此次是去旅游,不过有雨昔你在,大家都不再担心有
意外发生了,来,让我帮老婆拿行李。」然后从宁雨昔手中接过包袱。

  宁雨昔心头一暖,然后对秦仙儿和萧玉若分别点头致意。秦仙儿对于这位美
人师伯还是有点怕的,因为论姿色和武功心智都是远胜自己,恭敬道:「仙儿见
过宁师伯。」而萧玉若则是对她心怀敬畏,也恭敬道:「玉若见过宁姐姐。」林
三见气氛好像有点尴尬,打哈哈道:「都是一家人,都是姐妹,就不要那么见外
了,来来来,我带你们到在船上住的地方去先安顿一下吧。」

  一路走入船舱,途中经过不少人,只看那林三后面跟着三位漂亮绝顶的大美
人,大部分人都是既羡又妒。

  走到一条舱道尽头的一间比较大的舱房后,林三对宁雨昔说:「雨昔,我知
道你喜欢清静不想被人打扰,所以比较僻静的舱房就留给你的,而且我还让香君
也住在这里陪你呢,怎么样满意吗?」宁雨昔点头道:「嗯,还是小贼你知我心
意,有香君在也好,正好可以和她聊聊天。」林三在把宁雨昔带到落脚的舱房后
就带着秦仙儿和萧玉若一同离开了。原来她们三个是住在一起,由于船上最大那
间舱房被他留了起来,却不是在这边附近,所以宁和林他们住得并不近,这也是
林三的小小心思,因为成亲之后和宁雨昔行房的次数其实不多,宁雨昔的性格清
冷,对于床第之事极为保守和被动,让林三自以为宁雨昔应该就是传说的性冷淡
了,既然已得仙子的心了,也不愿再强求她熬着性子只为满足自己,于是这次的
旅途就安排香君和雨昔住一起。

  远洋航行的其中一个难处就是在于淡水的匮乏,因此正常情况下一次远洋航
行,船上的人对于可以饮用的淡水也是十分珍惜。这可苦了林三身边的几位娇贵
美人了,喝水倒是没什么问题,可长时间无法沐浴清洁身子对女人来说简直比杀
了她们还难受,还好林三穿越过来保留的现代知识解决了这个看似无解的困局。
他专门在船尾开辟了一个地方,把海水通过简易的蒸馏之法利用白天的日照光热
把海水蒸馏转换成了淡水,转换成的淡水不仅可以让美人们有了沐浴的资源,还
能在淡水短缺时以作应急之用,他这一方法不仅让美人们喜出望外,更是震惊了
其他人。但这临时简易的方法却是实实在在的解决船上最致命的缺水问题。

  虽然转换过来的淡水不多,最多也是只能让几位娇贵美人两天沐浴一次,而
且还是一次二人一起,不过已经是在船上最奢侈的待遇了。

  今晚轮到李香君和宁雨昔一同沐浴,可李香君不知为何拒绝沐浴,只说她远
洋过几次也习惯了,就让师傅宁雨昔好好享受,算是自己孝敬师傅的一点点小心
意了。于是爱干净的宁雨昔也不推迟,一个人来到用木板间隔开来的浴间,一个
冒着热气的铁制大水桶就耸立在中间,一盏油灯挂在旁边的墙壁上,灯光不强,
只够刚好照亮室内,而浴间的上面却是留空的,因为头顶只有那一望无尽繁星遍
布的夜空而已。

  轻解衣衫,一具雪白丰腴的性感裸体夸入水桶之中。而宁雨昔却是没有发现,
在不远处,有一对垂涎已久的贪婪目光正把这无限春光尽收眼底。原来在不远处
偷偷看着这一切的是那对宁雨昔一见钟情深深不能自拔的小黑鬼小刚。只见他站
在船上最高的那层船舱末尾的那个房间里,里面漆黑一遍,没有点亮照明。反而
是透过玻璃窗看着船尾那幽幽亮光照耀着的浴间,从上往下看一览无遗。而身在
光亮底下的宁雨昔却是对外面漆黑一遍的窥视毫无察觉。

  「FUCK、FUCK、FUCK、FUCK、FUCK。」一下一下的呻
吟伴随着一声一声撞击船舱的闷响。小刚那根粗如手臂的大黑鸡巴正如狂风骤雨
般在一个被蒙眼捆绑全身倒挂在偷窥窗口下的女人檀口中猛操着,两条被绑着分
岔大开的大腿如一个扶手一样让小刚可以把双手搁放在大腿软肉之上,而凸起在
上的阴阜光秃秃的没有一根阴毛,那是被剃光成了白虎的淫穴正被小刚用嘴吸着
阴蒂刺激地淫水潺潺。因为小刚的个子矮小,他的胯下高度只到那女人的胸口,
但却不碍事,把女人的细腰曲着,刚好就能让那骚货的玉口位置抵住鸡巴,大根
黑鸡巴就这样对着那竭力张开的骚嘴,以求能尽量容纳那根凶残的大鸡巴在口中
驰骋。

  毫无怜惜身下美人被自己的粗棍深喉捅到喉咙深处,那双美目早已翻白,身
体不断颤抖着如发羊癫般抽搐,白虎美穴中不时溅出一股淫臭的骚水。小刚的鸡
巴在身下美人的口中无情的发泄着,眼中却只有下面那宁雨昔仙子出浴的春光美
景。

  自从这个浴间搞起来后,一心想要染指的小刚终于发现此处房间刚好能在死
角偷窥到美人出浴的画面。而且安全隐蔽,于是林三身边的秦仙儿,萧玉若和仙
子宁雨昔的出浴都被他看光了。

  在航海中船上的时光是漫长而枯燥的。这两天宁雨昔由于初次远航并不适应,
有些晕船,此刻的宁静与安逸让她放松身心,闭目养神起来。恬静安详的宁雨昔
看起来更加的圣洁,让小刚征服的欲望一发不可收拾,鸡巴抽插的力度和幅度猛
然加大,只见那美人喉咙犹如被巨蟒入闯,清晰可见喉咙位置凸起那鸡巴的形状,
本来被深喉操得翻起的白眼反而渐渐恢复生气,抽搐的娇躯也逐渐恢复平静,可
口中巨蟒没有一丝怜悯的狂插让她呼吸变得越发困难,已临近窒息。

  此时小刚不再控制喷射的欲望,马眼大张,一大股腥臭滚烫的浓稠精液爆射
在喉咙深处,而美人为了不被活活噎死只能死命的吞咽,可倒挂的姿势让她即使
吞咽却无法到胃,大量精液如尿水之多,除了拼命张开鼻子呼吸保命外别无它法,
而鼻孔抵住的是小刚更臭不可闻的屁眼,那种浓烈到窒息的雄性体味和腥臭让她
不可抑制的从白虎美穴中爆射出尿骚的淫水,直把小刚那黝黑稚嫩的脸庞溅了个
满湿。

  小刚不满的低头看了一眼身下的母狗,怒骂一句:「别给我发骚,你这肉便
母狗,再碍事我就换人,把你丢到底层船舱让那些下等的船工轮暴你再抛尸大海
。」说完又继续偷窥仙子的美景。只是过了一阵,小刚叹息一声:「操,这么快
就洗完了。」原来是宁雨昔今晚已沐浴完毕,穿上衣服就要返回船舱。

  小刚看得不够过瘾,把怒气都发泄到身下的美女身上。大黑鸡巴抽出骚嘴,
只见那美人口中不可自拔的呕出一大股混浊的浓稠白精,瞬间覆满那娇艳动人的
脸上,鼻孔和口中布满的浓精在一呼一吸间吹起一个个的精液泡沫,淫靡至极。
而被虐玩到失神的女人却是没有一丝怨恨的情绪,反而满是献媚的求道:「小刚
爸爸,奴婢求爸爸赏赐骚母狗大黑鸡巴,骚母狗想要小刚爸爸的大鸡巴操烂我的
骚穴,灌满我的子宫。」

  小刚听着极尽献媚的淫语无动于衷,只是冷酷的说道:「贱母狗,你也配被
我大鸡巴操?刚刚还碍着我看那骚仙子洗澡,该死。」说完就两手对着那凸起的
白虎阴阜和肥美的丰臀狠狠虐打,尤不解气更是用那脏脚踩在那对倒垂着的丰乳
奶子上。被无情虐打的母狗美人求饶道:「小刚爸爸,奴婢不敢了,以后奴婢一
定乖乖听话,不会胡乱发骚碍着爸爸,奴婢不敢了,求爸爸原谅奴婢。」疯狂发
泄一阵后,小刚冷哼一声,骂道:「早知道你这么不经玩,那天在妙玉坊操完后
我都懒得理你,不是那晚死皮懒脸求我收你为奴,等我走后你就顶着满肚子的精
液受孕就是了,现在还有脸求我操你的骚穴,想得美,现在我放你下来,自己掰
开骚屁眼乖乖崛起屁股,今晚就别想我会玩你骚穴,倒是屁眼伺候得我舒服的话,
我今晚射够之后就勉为其难插在里面睡觉吧。」说完走过去一扯那吊着美人的绳
子,倒挂的美人就掉落在甲板上,可她不敢抗议,只是顺从吩咐跪下在甲板上等
待小刚那大黑鸡巴的光临。

  小刚见她甚是听话,就用手扶了扶再次挺立的大黑鸡巴,对准美人用玉手掰
开屁股露出的娇嫩菊花狠狠的一插到底,整根没入。两颗硕大的黑卵袋子也紧贴
肥臀上的美肉。被大黑鸡巴插进娇嫩菊花的美人倒吸一口凉气,淫叫道:「哦…
…爸爸,小刚爸爸的大黑鸡巴插进来了,进来奴婢的菊花了,啊……好大,整根
都插进来,啊……操死奴婢吧,狠狠地操,使劲地操吧,哦……好大,大鸡巴好
大,哦……」

  小刚现在整个人都伏在美人的身上,大鸡巴插进骚屁眼后就踩在美人的膝盖
内侧,两手使劲猛揉垂下如吊钟般的乳肉。边操边吩咐道:「骚母狗,走,爬到
床上去。」屁眼被狠狠的大力操干,菊花上原本的皱褶都被大鸡巴撑开抚平,感
受着火热粗长的肉棍在直肠里乱搅一通,美人手脚酥软,可不敢违逆主人的吩咐,
于是艰难地手脚并用一步一步地爬上床边,原本已有几步距离,却像是无尽苦海
一样。等爬到床边后,小刚又道:「你这骚母狗爬得真慢,是骚屁眼受不了主人
的大鸡巴,好,那以后就不操你了。」说完作势要拔出鸡巴。美人求饶道:「爸
爸,是奴婢无用,求爸爸不用拔出去,鸡巴插在奴婢的屁眼就不要拔出来了,奴
婢一定伺候得爸爸舒服。」说完使出浑身解数,那撑大的菊花如会呼吸一般紧咬
着大黑鸡巴。弄得小刚浑身舒泰。

  小刚笑道:「好,看在你这母狗狗听话的份上,今晚就把你的屁眼操烂。」
未及说完就是大开大合操干起来,每次拔出都把屁眼翻出,操得脱肛。「啊啊啊
啊嗷嗷啊嗷嗷啊。」美人被操得语无伦次,淫叫不绝。小刚在那美人的屁眼操了
两个时辰射了五次后,把她射得原本平坦的肚皮微鼓如有身孕,才偃旗息鼓,直
接趴在那身软肉上睡去。

  而被灌满一肚子浓精的美人也浑身无力软绵绵地趴着沉沉睡去,梦中却是回
忆起第一次被小刚点了灯要包她夜的那个晚上。原本是京城第一青楼的妙玉坊中
有名花魁的她,平时就算被客人包夜都是平常事,就算客人吃了药也不过一晚上
做个两三次就足以发泄完。可那小刚当晚却把她整整操了四个时辰,都不带歇的,
最惨的还是那恐怖尺寸的鸡巴,那是她平生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粗大,不仅粗大,
操干起来还比成年男人更加勇猛持久,而且刚射完都不用怎么休息,让她用口清
理一番后又能再次提枪上马,那天晚上都不记得到底在她的各个洞里射了几次,
反正就算第二天起来后骚穴和屁眼还是不断有混浊的浓精流出,那一次只把她操
得身心俱服,是心服口服。平时接客的那些男人都很难让她满足,嘴上当然是赞
叹男人的性能力高强,可是心里却是鄙夷他们银枪蜡杆头,中看不中用。结果来
了个黑小鬼居然把她操服后,见那小鬼身份和背景不是一般,主动地求他收自己
为奴,然后就被带到远游的船上来了。

  同床异梦的小刚却是在梦中尽情亵玩着自己心中的仙子宁雨昔,在小刚梦中
的仙子就如痴态母狗一般臣服在自己的脚下跪舔着脏臭的脚丫,求着自己赏赐她
大鸡巴,把一对脚趾舔干净后,顺着黑腿一路舔上去,一直到胯下,把卵袋子舔
得油光程亮后,深埋在股间伸出香舌用小舌清理自己屁眼中的污迹,那对美目含
春的凤眼尽显魅惑风情,忍不住的小刚就是在梦中也开始抽动深埋在美人屁眼的
鸡巴大力抽插。而梦中的情景则变成宁雨昔那樱红的玉唇深含着大黑鸡巴在努力
地吞吐着。一番操弄后,再一次做着亵玩仙子的春梦,在美人娇喘的叫声中喷发
到直肠中,那微鼓的肚子又涨了一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极品家丁之昔游记】第一章(定制文、小马拉大车、异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