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一绿】(1-4)

人妻美妇 夏日小说网 45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Leftsword
2020年8月20日发表于四合院
是否首发:否
字数:8301

前言:这种需要编个大纲的东西要人命,谁愿意写大纲啊,真的累人,该写还得写个小纲(笑)。
基本场景都是概括在大陆里,不会跳出神州大陆,虽然有绿,但我也想写点纯爱,纯真的爱情俺也想要。
下次估计就慢点了,争取写个万字再发吧。
求红心,我去睡觉了。
……
天元899年。

  青山剑宗,后山,天剑峰。

  房内,一名看着约莫四五十岁的男子正端坐在椅上,双目有神,气势如虎成
风,观其背后隐隐有剑鸣声。而在其身侧,一名美妇正端坐其身边,眼含笑意,
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优雅的气息。

  「成儿,这次天下书院青云榜已出,为师很是欣慰,刚入金丹一境,你便是
排在这八千二百名,不错,不错。」

  座椅上的中年男子满脸笑意,朝着眼前的男子说道。

  只见房屋客厅中间站着一名十八岁的少年,一身正气,剑眉星目。

  「还是师父师娘栽培。」

  一旁的美妇笑道:「成儿不必如此谦虚,能以刚入金丹一转的境界便可入青
云榜,你的努力我和你师父都看在眼里。」

  青云榜,乃神州大陆八大宗派之一天下书院所出。

  众所周知,天下书院,左手青云榜,右手白玉榜。

  青云榜,唯有入金丹境者方可入榜,金丹之上,元婴之下,收录一万人。

  白玉榜,一般来说金丹境九转之上的天才才可入榜,元婴之上,渡劫之下,
收录一千人。

  但不论是哪一榜,只有一句话,实力为尊。

  眼前的这个少年,名唤白子成,是新生代青山剑宗大师兄,年仅十八,便入
金丹一转,既是眼前男女的徒弟,又是他们的养子。

  「徒儿定不负师父师娘厚爱,继续努力,早日登上白玉榜,光宗耀祖。」

  美妇笑道:「成儿你有这份心,以后月儿我们就放心託付给你了。」

  白子成小脸一红,话都结巴起来,「师娘……这话还太早了……我和月儿
……」

  美妇调笑道:「怎么,你还看不上月儿吗?」

  「没有,我对月儿……」

  「好了好了,你个臭小子,赶紧回去调养调养,你才入境,抓紧时间巩固境
界才是重要,至于你和月儿,老夫……」

  「好的师傅,我这就回去。」

  说完白子成一溜烟便离开了房间。

  只留下中年男子一脸话没说完的样子,「这小子,一提月儿就跑得这么快,
也不知道以后月儿以后会不会真跟着他?」

  美妇看着自己的丈夫,「你说呢?你那个宝贝女儿从小就天天跟在他身后跑
个不停,估计你以后还真得收成儿做你的乘龙快婿。」

  中年男子也是一脸怅然,「没想到成儿也是这么大了,还顺便拐走了老夫的
宝贝女儿,如今我的心里还真有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美妇打趣道:「哪有说自己儿子是猪的。」

  中年男子停了停说道:「夫人?」

  美妇看着自己的丈夫一脸疑惑,「怎么?」

  中年男子脸上笑意有些不好意思,「要是月儿真嫁给了这小子,咱们是不是
得再生个……」

  美妇听了也是俏脸一红,「你个老没正形的。」

  二人的眉目间也是有了些传情意味,今晚估计又得是春宵一刻。

  ……

  「哎哎哎,你们这群杂役弟子听好了,今天天剑峰收杂役弟子,仅限一位,
如果能被宗主大人看中,你们转为正式弟子的日子就不远了。」

  一名青山剑宗的正式弟子正穿着一身白衣朝着身前的一众灰衣杂役弟子喊道。

  「我要,我要。」

  「收我,师兄,我要去。」

  ……

  「小天,你不去?」一旁一个杂役弟子正朝着坐在门槛上的少年说道。

  林天此时正手托着扫帚,看着眼前那些人争着去天剑峰,眼里嘲讽之意呼之
欲出。

  「我?我才不去,我在这当个扫地的挺好的,又能扫地,又给饭吃,还有一
群师姐们天天表演体操给我看,干嘛去宗主的天剑峰凑热闹。」

  「你怎么这么不知进取呢?男儿不知进取,怎么在这世上混。」

  「你可拉到吧,我才不干呢,要去你去。」

  「你!」

  这时,一道清冽的女声从二人耳边传来。

  「张师弟,把这家伙记上,带到天剑峰当个杂役,送我爹那。」

  林天一回头,只见一名少女,正眼神清冷的看着他,眼中带着寒意。

  「好的,白师姐。」

  一旁的正式弟子立即动笔在本上记上了名字,林天。

  「我的天,是白夕月白师姐,她不是準备闭关冲击金丹境吗?怎么在这?」

  「你还不知道?听说是大师兄听说白师姐要闭关冲击金丹,特意让师姐等几
天,他要去一处秘境替师姐找一株奇药助师姐破境。」

  「所以呢?」

  「师姐估计是来考查我们这些人,替宗门发掘新鲜种子的。」

  「那你说我能被师姐选上吗?」

  「就你……」

  ……

  「我草,白师姐,小天,师姐看上你了。」

  「……」

  眼前的少女正是青山剑宗宗主白震天之女白夕月。

  「身为男儿不懂得珍惜机会,却只想当个杂役弟子,那你来我青山剑宗做甚?
你可知凡间有多少人想入我青山剑宗?!」

  少女清冽的声音让得周围的环境都冷了下来。

  「只要你们努力,宗门都不会亏待你们,你们都会得到你们应得的。」

  白夕月说完扭头离开,迈着自己的长腿,引得周围人一番眼馋。

  ……

  「小天,你这瞎猫撞上死耗子啊,这么多人,就你选上了。」

  「我觉得白师姐估计是觉得我烂泥扶不上墙,準备扶我一把。」

  「白师姐这么美,要是能娶回家做老婆就好了。」

  林天看了旁边的同门弟子,内心嗤笑,白师姐都是大师兄的了,和咱们没什
么关係。

  不过白师姐身材是不错……

  「林天,今晚你就去天剑峰,暂时给宗主院子看门,记得早点去报到。」

  正式弟子喊了一句便离开了。

  「唉,知道了。」

  「你不是说你不去吗?」

  「我也不想去,没办法,反正在哪看门都一样。」

  ……

  离开前山,林天来到了青山剑宗第一峰,天剑峰,此峰乃剑宗宗主之峰,宗
主住所及其他房屋基本都在山腰,这也是因为天剑峰形如长剑,矗立在其他众峰
之间,有众星拱月之势。

  青山剑宗大小一百零八峰,这天剑峰可不是一般人能来的,而此时天剑峰的
山脚下,一名少年正站立在山脚,仰视着这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哪怕在此,也能
感受到山中元气充裕,隐隐约约间也能听到鸟鸣兽语。

  「谑,这山真tmd高。」这是林天的第一感受。

  山脚下两边的正式弟子瞧了瞧一身灰衣的林天,眼神中也是充斥着一番说不
出的意味,其中一人也是开口。

  「你就是林天?」

  林天听得此人语气不对,也是行礼,没办法,眼前这人一看就是正式弟子,
早已筑基,这要真找个理由打自己一顿,自己也没理由说去。

  「师兄好,正是在下。」

  「入了我天剑峰,自然是要努力修行,不得给我天剑峰丢人,听说还是白师
姐点名要你来的?」

  林天赶忙回道,「正是。」

  「既然是白师姐让你来的,我们也不问缘由,这其中自有她的深意,希望你
不负白师姐一番心意,不止为自己,更要为白师姐争光才是。」

  这个弟子也不是特别清楚上午的事,只知道是白夕月将林天点名收入天剑山,
虽然是杂役弟子,但是想想这其中必有白师姐深意,此番叮嘱也是劝告林天,既
然有幸得白师姐赏识,自然要努力修行,而不是荒废修行学业,如同以前一样,
做一个混吃等死的杂役弟子。

  林天听得此人的话,也是弯腰躬身,「得师兄教诲,如醍醐灌顶,当头棒喝,
林天谨记于心。」

  「既然如此,师弟,请。」

  林天见此人态度语气一变便是明白,原来师兄也是对自己一番考验,看自己
是否有资格进这天剑峰。

  「谢师兄。」

  说罢,林天抬脚,踏入了天剑山的第一步。

  ……

  「月儿,听说你在前山要了个杂役弟子入我天剑峰,怎么,他有什么特别之
处吗?还能让你多看两眼。」

  后山屋内,白震天正坐在椅上,看着自己的女儿白夕月。

  白夕月一脸清冷,说道:「没什么,只是看这家伙有些天赋,却不珍惜来我
剑宗的机会,竟然只是想混吃等死,女儿气不过,所以拿他来我天剑峰,打磨打
磨他。」

  白震天也是呵呵笑道:「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既然你做了主,那就由你操办,
要是能给我剑宗多练出个好苗子,也是好事。一年后宗门正好有大比,也看看你
的教学水準。」

  「女儿知道了,对了爹,今晚先把这小子放您这守夜吃点蚊子,磨磨这小子
的心气。」

  「可以,一切依你安排。」

  似乎想到什么,白震天问道:「月儿啊,你和成儿的婚事我和你娘……」

  白夕月一听,原本脸上的清寒瞬间红了起来,「爹你乱说什么呢?我还小呢
……」

  「小什么?我和你娘当初还不是年纪轻轻就成了亲。」

  「我不听,我先走了。」

  白夕月说完便逃跑似的离开了屋子。

  白震天看着女儿逃跑的样子,摸了摸下巴的鬍子,「脸薄的跟纸一样,以后
怎么给老夫生个大胖小子。」

  ……

  林天随着等他的杂役弟子一起来到了住处,虽然是杂役弟子,但是如青山剑
宗这样的大宗派,也是人手一处草庐。

  「林师弟,日后互相关照。」

  眼前这个身材健壮的男孩差不多十八岁,但却和他一样是个杂役弟子,估计
也是天赋不行。

  「还未问师兄大名。」

  「叫我孙大壮即可。」

  「孙师兄。」

  「师弟不必客气。师兄我得抓紧时间去修行了,这山间的元气可就这中午时
分最为浓厚。」

  「那师兄快去吧,之后的一切交给师弟我自己吧。」

  「好,师弟再见,师兄先走一步。」

  说罢,孙大壮转头离开。

  等到孙大壮离开,林天也是整理完衣物,离开房屋,在院内伸了个懒腰。

  「好家伙,真不愧是剑宗第一峰,这等元气,可不是前山能比的。」

  此时,一道清冽的声音传来。

  「知道就好,既然知道此处的好处,你更得好好修行,可不要给我天剑峰丢
脸。」

  来人正是白夕月。

  只见她皮肤细润如脂,粉光若腻,柳眉杏眼,素齿红唇,正亭亭玉立的站在
那,如同仙子般看着林天。

  林天瞳孔微缩,好一朵高岭之花,随即抱拳弯腰,「杂役弟子林天,见过白
师姐。」

  白夕月听后迈开步伐,缓缓走进草庐,「客套话不必多说,我拉你来我天剑
峰不止是因为你的态度,更多的是你的天赋,听闻你来我青山剑宗一年便从一名
未修行者成了炼体九重,只差临门一脚入筑基境,就连当时我与师兄都认为你会
是我剑宗的一颗新星,可没想到你三年却连筑基都没破,我只想知道是什么让你
变成这般吊儿郎当。」

  白夕月的语气除了清冷还有质问。

  林天听得她的话也是没说太多,「师姐想多了,就是我天赋不行,筑基不行
只能说我脸不行。」

  白夕月俏脸一寒,「少来,听说当时你下山误入一处洞府,直接被其中的元
气直接镇昏,被人送回剑宗后便一直筑基失败,想来是当时落了病根吧。」

  「师姐既然知道,何必再问我。」林天也是语气淡然。

  「我只是想告诉你,筑基失败也不过是一时的,既然我拉着你这个昔日的天
才入了天剑峰,今后你的指导便是我了。」

  林天鞠躬,「望师姐今后多多指教。」

  「好好修炼,别总是那么消沉的样子,记住,青山剑宗不养闲人。」

  「林天谨记。」

  ……

  白夕月走后,林天回道草庐,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运转青山剑宗的独门心法,
碧波清心咒。

  虽是剑宗,但青山剑宗却不以刚猛为主,其剑诀如海浪波涛,如碧波涟漪,
连绵不绝,这便是青山剑诀。

  只觉得体内元气流淌,在四肢百骸流动,这边是炼体境,若想筑基,便要将
元气固于体内,便要将元气凝为真元,真元储于体内,筑为基石。

  只等修行结束,其脑海中出现一本黑书。

  「该死的东西,人家穿越过来给金手指,这个书吸老子三年元气。」

  这书乃是三年前洞府中林天昏迷后便在其脑海里,之后便成了他修行上的拦
路石。

  如今这书也是不再吸收其元气,可却是怎么也打不开,也是令的他烦躁不堪。

  「狗东西,老子记住了,老子慢慢等,总有一天老子能打开你。」

  就在一下午的修行后,孙大壮来到了林天草庐前。

  「林师弟,今晚你去宗主府邸值班,别忘了。」

  「知道了师兄,我先去吃个饭。」
……
浩然神州大陆,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八大宗派便是屹立在这大陆,四州大地之上。
南渡神州有青山剑宗,御兽天;东玄神州则有圣女阁与那包办天下排行的天下书院;大陆以北则以魔宗与妖皇谷为头目,无数妖魔宗派、修士跟随;再看向西天神州,佛宗与道宗这两个千年的死对头则是一直‘相安无事’的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家今天骂过去,明天那家就打回来。
总之,千年来大大小小的纷争就没停歇过,不过,八大宗派之间有矛盾自然也有利益往来,以及共同的目标。
中州,这个不在意外界任何打扰的地界。
诸子百家,争鸣不已。
千年来的学术之争,千年来的相互批判从未动摇过他们内心的信仰。
外面四大州的圣人们也从来不会来掺和这里的纷争,因为这里的老家伙们总会摆出一堆道理,然后各自拉帮结伙的打骂,从来都没有人敢轻视这些每天吵来吵去的家伙们,真正动起手来,个个都是下死手,当然,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不过,他们更愿意和一些年轻人们聊聊天,顺便谋划谋划。
……
东玄神州,天下书院。
「师姐,咱们明天就要启程去青山剑宗了,你换洗的衣物都带齐了吗?」一处古色古香的屋子里,一位妙龄少女一边收拾着衣物,一边问道。
妙龄少女的身后,一位二八佳人正端坐在书桌旁,青丝如瀑,皓腕拖着香腮,看着窗外尽显余晖的夕阳,落日的红霞染红了天空,被染红了的云儿像极了娇羞的少女,对于少女来说正是最好的佳景。
只见少女淡淡的开口,声音虽然淡雅却没有拒人于外的清冷,「準备好了,一共也没多少衣物,三四件长裙即可。」
「啊,师姐,你又只带那几件衣服啊,好歹买点别的啊。」
被少女唤作师姐的女孩转过头来,脸颊上露出和善的微笑,「怎么,我穿起来不好看吗?」
看到师姐的笑容,少女立刻噤声,不再多语,整个书院都知道,当咱们的大师姐露出这种笑容时,就代表师姐想和你和善地交流交流。
天下书院大师姐,孙清漪,入门两年后,成了当代天下书院的大师姐,金丹一转的她如今也堪堪十六岁而已,只不过这次自家青云榜的排名上没有她,师尊给她的评语是,继续努力。
自那之后,所有人都绕着师姐走,所有都知道,自家大师姐绝对是腹黑中的腹黑。
虽然自家师姐很漂亮,但也架不住腹黑啊,相比之下,前段时间来书院里留宿的那位御兽天师姐人就不错,又热情又漂亮,性格也比自家师姐好。
自从孙清漪知道自己这位御兽天的好姐妹宇文珑以与自己同境界的实力入了青云榜九千位后,第二天便把这位留宿的好姐妹给踢出了学院,名义是让她回去好好修炼别打扰自己修行。然后这位宇文师姐便放了两头火焰鼠出来把自家师姐的衣服全咬坏了。
「妙妙,此去剑宗大概要多久的路程。」孙清漪问道。
一旁的额少女回道,「回师姐,算上传送阵的时间,大概也就七天的时间。」
「是嘛?这次除了咱们书院的人,还有哪些人参加剑宗交流会?」
「这次除了咱们书院,还有御兽天和圣女阁的人,听说道宗的南霜寒也要去,不过她如今正在历练,说是不确定。」
孙清漪听到御兽天眉头跳了一下,又问道,「圣女阁不是最近在选圣女吗?还有时间去凑热闹吗?」
名叫妙妙的少女笑道,「听说这次圣女阁内的标準就是她们这次在交流会的排名位主要标準。」
圣女阁,顾名思义,这是个全由女性组成的宗派,每代都是由两名圣女候选人之间二选一,失败的一方则是日后辅佐圣女坐上阁主之位。
当代圣女候选人一边是东玄州世家左家左烟霞,一边是南渡州世家苏家苏樱,自左烟霞,苏樱二人进圣女阁来二人就是不对头,不过二人也是从未耍过什么阴险手段,二人斗到今天也是各有胜负。
至于道宗那位南霜寒,当代年轻一代的修士凡是听到南霜寒三个字的,言语中皆有讚赏之意。
如今她的实力如何,也没有几人知晓,但其是公认的这一代最有望成圣的人。
「师姐,听说剑宗的白夕月也快要入金丹境了。」
「以她的实力能入金丹自然是正常,人家有个处处呵护的师兄夫婿,过得可比咱们要舒服的多。」
妙妙踱步到孙清漪的身边,俯首轻声,「师姐可有中意的人了?」
话说完妙妙就后悔了,只听见一声关门声,师姐的房门就关上了。
「师姐……」
「今晚你就留下来吧。」
「师姐我错了……」
……
道宗。
道宗的宗主书房内,一位男子正着一身白衣长衫,手中一卷书卷,正坐在椅子上,有滋有味的看着。
砰!
大门打开。
男子立刻把书卷藏到了身后。
门开后,来人立刻跑到了男子面前,气喘吁吁道,「宗主,师姐来了消息,过两天她便会前往青山剑宗。」
男子端了端坐姿,咳嗽两声说道,「知道了,多大的事情,这么慌张,成何体统。」
来人摸了摸头,赔笑道,「知道了,宗主,我先下去了。」
随着来人离开,只见男子身后的书卷露出了名字——《降伏妖女记成人精装版》
……
入夜,刚吃过饭的林天在其它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宗主府邸外,透过竹林正好能看到房屋内灯火通明。
「真不愧是宗主府邸,此地的元气浓郁程度可不是其他地方能比拟的。」
不过林天想不到的是,此时屋内也已经是春宵时刻。
白震天与陈如鱼夫妇二人如今也是几百岁的人了,修行之人想要留下子嗣便是一件难事,二人自从生下白夕月后便是十几年内也未做过几次,如今自然便是欲火焚身,俗话说,饱暖思淫欲。
屋内,一身白衣的陈如鱼,纵使有了几百岁的年纪,但毕竟也是修行大能,保持肌肤年轻自然是小意思,想自己一旁的夫君早已经脱光了衣服,露出了自己的肉棒,脸上也已经露出了迫不及待地神情。
「多大人了,还这么猴急,一点当爹的样子都没有。」陈如鱼啐了白震天一口,脸上也是布满了红霞,其实她自己也是多年未行房事,身下早已春水氾滥,倒是年纪大了,自己也是有点羞,不像自己的丈夫这般猴急。
床榻之上的白震天也是嘿嘿坏笑,「好鱼儿,仔细算来咱们也是有很久没有行那云雨之事了,俗话收春宵一刻值千金,这可比咱们修行的时间还要宝贵呢。」
说罢便一把将自己的妻子搂入怀中,左手轻抹纱衣,陈如鱼身上的纱衣便如无骨般自行脱落,一幅少女般的娇躯便呈现在眼前,令得白震天胯下老二也是硬邦起来,弹在陈如鱼的玉腿上。
「你这个老不死的,原来就这么猴急,妾身今晚估计是睡不了了。」一边说着,陈如鱼手上的动作也是开始,只见她媚眼如丝,双手在白震天的胸膛上如蛇般游动,又俯下螓首,灵巧香舌在白震天的两个凸起乳头上绕动,不时还轻咬一下,直令得白震天仰天吸气。
「好鱼儿,你这是和谁学的技巧,竟是如此熟练。」
只见陈如鱼抬头,秀髮虽乱,凤眼却流转着摄人心魄得爱意,琼鼻下如丹霞般的红唇缓缓张开,「自然是在夫君那些奇技淫巧的奇书中学来的啊,妾身还不知夫君是从哪找来的好书呢?」
陈如鱼话语中带着媚意,一手则是环绕着白震天的肉棒,轻拢慢撚抹複挑七个字在她的手上如音符在五线谱上跳动般奏起,直激得白震天那许久没有经历人事的老二,竟是慢慢流淌出不少淫水。
自家夫人虽是这般说,但是白震天却从话语和夫人手上的动作感觉到一丝危险,旋即开口道,「夫人明鑒,那些书都是江老头那家伙藏在我这的,为夫怎会看那些书。」
「哦?」听得白震天的回答,陈如鱼似乎是有些不满意,手上的动作倒是更加快速,另一只手也是不閑着,抓住了自己夫君胯下两颗睾丸,不停地搓捏着,时而大力,时而挤压,纵使是女流,但这酸爽感却是让白震天直呼过瘾的同时感受到一丝疼痛。「人家道宗宗主要看不在家里看,还跑到你这藏书吗?」
「夫…夫人明鑒,我对夫人之心天地日月可鑒,怎会看这些骯髒淫乱之书。」白震天也是吃痛说道。
陈如鱼挑眉看着白震天,眼中带着不寻常的笑意,直看着白震天一阵发怵,「既然这样,我就把那些淫书都烧掉,省得祸害我家夫君,要是那江老头找来,夫君你便说是为妇烧得,让那江老头找我来。」
「额……」白震天一阵无语。
突然,陈如鱼加快动作,一手撸动着白震天的肉棒,另一只手也是不停揉搓着的睾丸,白震天只觉得自己的胯下阵阵射意传来,「好夫人,为夫要射了。」
只见陈如鱼一把抓死白震天的肉棒,只感觉自己夫君的棒身上传来阵阵震动感,没过几秒,白浊的滚烫的精液从夫君那马眼里如泉水般射出,许是几年未做的原因,自己夫君的精囊里应该是攒了不少浓精,只是这第一发精液便是射了满地的精液,精液的味道也是淫乱刺鼻,比起当初二人第一次还要多。
看着自己满手的精液,陈如鱼也是当着白震天的面,一点点舔乾净了自己的小手,淫乱的画面也是令白震天心跳加快,更加兴奋,没想到自家夫人竟是愿意吞精了如今,这要放以前定是不可能之事。
「夫君的精液没想到是这种味道。」陈如鱼看着自己的夫君,舌头也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夫君毕竟是男人,看些那种书也是情有可原,却也不该瞒着妾身,夫君若有需要唤为妇一声即可,何必看那些书。」
白震天也是傻笑地像个孩子,「为夫这不是怕夫人不乐意嘛,好鱼儿,为夫能有你真是三生有幸。」
陈如鱼也是一把抓住自己夫君地肉棒,媚声道,「那夫君今晚可要好好满足妾身。」
「那是自然。」
白震天一个翻身,便把陈如鱼压在了身下。
……
屋外,此时的林天正抬头数着星星。
「一千五百二十三,一千五百二十四,一千五百二十五……一千……哎,我刚数到哪了?」
我操,又忘了,这都他妈第三遍了,站岗真无聊。
林天也是纳闷,这宗主这么牛逼的人还要什么护卫,我在这还不如不在这。
就在他内心愤愤不已的时候,一道声音打断了他。
「你刚刚数到了一千五百二十五。」
「我靠!谁?!」
林天环顾四周,一个人都没有,这声音的位置好奇怪啊。
「我就是你脑子里的黑书,你好,主人。」
察觉到脑海里的黑书,林天打骂道,「我草泥马的,你以为你X破苍穹啊,吸了老子三年元气跑出来,你以为你是X老吗?」
「请您不要生气,本书需要您体内的元气才能开启,请见谅。」
听到系统两个字林天也是不再气愤,「那你是什么武功秘笈啊。」
说道这,林天只觉得体内黑书突然翻开第一页,上书——绿仙诀。
林天只觉得眼睛抽动了两下,「这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您只要您绿了别人就能变强。」
「我去你妈的,你以为我是曹操吗?」
「你不想吗?」
「额……」
仔细一想是不错,林天支支吾吾道,「那除了这个呢?」
「本功法第一层便是能看透他人性癖,还能偷窥他人做爱场景,无视等级。」
「这么厉害?」
「只有他人在做爱时才能偷窥,而且有距离限制。」
「卧槽,这么厉害的透视谁发明的功法。」
「抱歉,现在不能透露给您,只有您到达圣人层次才有资格知晓。」
「……」
「没关係,现在您周围就有一处可偷窥场景,是否偷窥?」
「是。」
林天只觉得眼前屋子变的透明起来,两具身躯赤身裸体的展现在眼前。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剑神一绿】(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