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四集第六章

一夜情 夏日小说网 25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六章坠凡女仙

伊山近驾着空行梭,趁夜来到济州城,向着知府后宅的方向降下去。

经过长途飞行,他还是有些疲惫,但却心急如焚,不及休息,立即去寻找线
索。

整个宅院,到处都悬挂着长长的白幔,所有奴婢都素帽素服,为知府大人戴
着孝,哭声震天,一片凄凄惨惨景象。

伊山近大踏步走入灵堂,一眼看到知府大人尸身躺在木板上,身上还穿着知
府礼服。

老管家梁通跪在尸体前面,默默叩拜,向火盆中烧着纸钱,老泪纵横,状甚
凄惨。

伊山近心中惨然,迈步走过去,看着知府大人的脸庞,上面布满恐惧之色,
显然死前受过极大的惊吓。

「怎么还不入殓?」伊山近涩声问。

梁通站起身来,躬身施礼,用苍老的声音道:「启禀锄公子,老爷是被贼人
害死的,现在夫人小姐也被贼子掳去,府里连个作主的人都没有了。老奴不甘心,
一定要等到贼子伏诛,老爷大仇得报,才让老爷入土为安!」

说罢,老管家悲从中来,扑拜地上,痛哭失声。

因为朱月溪封锁消息严密,他不知道伊山近和夫人做下的勾当,只知道两位
夫人都对他极为重视和礼遇,因此礼数上不敢有丝毫疏失。

至于那些丫鬟,就大不一样。伊山近环顾灵堂,看到许多美婢正跪在地上哭
泣,同时悄悄地偷看他,悄脸上都有红晕涌起,应该是想起了从前被伊山近用大
肉棒干得她们欲仙欲死的销魂时刻。

伊山近目光一转,从众多婢女中看到了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唤道:「抚琴,
你跟我来,我有话要问你!」

一名俏丽小婢从丫鬟行列中站起身来,清澈美目因长期哭泣而红肿得像桃子
一样,低头抽泣着,跟随他走出灵堂。

伊山近带着她七转八转,走到文娑霓住过的绣楼上,这里十分清静,不用担
心被人看到。

站在闺房之内,环顾四周,想起从前与文娑霓在这里肆意交欢,快乐无极,
如今伊人已杳,不由黯然神伤。

清丽小婢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他身前,抱住他的双腿,失声痛哭,颤声叫道
:「公子,求求你,救救小姐吧,」

她是文娑霓的贴身侍婢,因为伊山近奸了小姐的缘故,一向对他冷若冰霜,
即使奉命和他交欢时,也对他没什么好脸色。现在突然这样恭敬,屈辱地下拜,
倒让伊山近吃惊,伸手拉她起来,问:「到底怎么回事,不要哭,先说事情!」

抚琴却不肯起来,颤声悲泣道:「公子,我知道你本事大,小姐把什么都告
诉我了!现在只有你能救小姐,求求你,只要能救出她,让我做什么都行!」

说着,她纤细的小手就伸过来解开伊山近的裤带,替他褪下裤子,一把揪住
了肉棒,用柔滑玉手快速套弄起来。

她因为担忧文娑霓的安危,已经濒临精神崩溃,此时抓到伊山近的肉棒,就
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死也不肯撒手。

伊山近唤了两声,这美丽小婢却充耳不闻,张闲樱桃小嘴,用力将肉棒整根
含入,用她还不熟练的深喉技巧,来满足起伊山近来。

她曾见过一些性情淫荡的丫鬟姊姊对伊山近用过深喉技巧,知道他喜欢这个,
那时还对姊姊们充满厌恶轻蔑,现在却自动学起她们来,被粗硬肉棒梗在喉头,
如桃美目翻白,却仍拚命吸吮着,只想让伊山近高兴,好去帮她救小姐。

伊山近紧喊慢喊,她都听不到,让他暗自叹息,知道她神智渐近昏乱,只有
先让她释放一下再说。

门声悄悄响起,朱月溪府中大丫鬟春喜轻移莲步走进来,突然看到这一幕,
惊得掩口低呼,却不敢大声。

伊山近如蒙大赦,伸手一招,叫她过来,将她搂在怀中用力捏揉乳房,叹道
:「我以为抚琴是个聪明人,一定能保持冷静,谁知道她什么都说不明白,还是
你来说吧!」

被这小男孩摸到身上,春喜身子都软了,依偎在他怀中,轻哼两声,却被他
拧到乳头,连声逼问,只好娇喘低吟着,将事情经过都说了出来。

那一夜,大批黑衣蒙面人闯进府宅,杀死杀伤许多家将卫士,一路杀进后堂。

那时知府大人正在批阅公文,突然看到两个蒙面人冲进来,杀了他的贴身卫
士,还举剑刺向他的咽喉,事出意外,震惊至极,剑没有刺到他身上,就活活吓
死了,因此件作来查验尸体时,也验不出什么伤势。

「原来是吓死的……」伊山近脸色古怪,暗自嘀咕。

这倒不能怪知府胆子小,伊山近看过仙术书籍,偶尔也涉及到医学,里面说
一些人的心脏有隐疾,如果惊吓过度,心脏大跳,可能一跳后血管破裂,心血暴
涌,有猝死的可能。

那些蒙面人吓死了知府,又冲进后院活擒了知府家的美艳夫人,以及文娑霓、
梁雨虹两位小姐,迅速退走,临去时声言,让官府把彩凤帮所有被关在牢里面的
人都放掉,其中包括赵飞凤,如果少了一个人,就杀了三位皇亲国戚祭奠死去的
彩凤帮烈士!

伊山近听得大怒,举手奋力在桌上一拍,怒道:「这群乱贼,该杀!」

他心情激动,把握不住精关,肉棒在清丽小婢口中乱跳起来,将大股精液喷
射进去,而抚琴也努力含吮,强撑着咽了下去。

自从出事之后,她已经好多天没有好好吃饭了,现在有大量精液服用,倒也
可暂时解除她的营养不良,又有修士灵气入体,好处极大。

为了让伊山近高兴,她拚命舔弄肉棒,将上上下下舔得干干净净,一滴精液
也没有留下,突然神志不清,晕倒在地上。

伊山近将她抱起放在床上,让她休息一阵,自己也有些困倦,也上了床,与
她并肩躺在文娑霓的香榻上。

美婢春喜看得春意大增,慌忙褪了衣裙,爬到伊山近身上,舔弄含吮得肉棒
硬了,骑到他身上,用湿润蜜穴吞没肉棒,挺身大干起来,边干边道:「奴婢那
时躲在旁边,看着那些杀进来的贼人,有好些都是女子身材,尤其是持剑吓死老
爷的,更是明显。」

「那就是侠女盟无疑了!」伊山近咬牙说道,用力拍床,心中愤恨。

这一拍床,抚琴却被惊醒,见伊山近躺在身边,慌忙上来服侍,在他乳头、
小腹、脚趾上细心含吮舔弄,等到春喜尖叫着爽翻倒下去,自己就爬上他的身体,
使个倒浇腊烛之法,强行奸淫伊山近,用娇嫩窄小蜜道奋力套弄着他的肉棒,只
怕服侍得他不够尽兴。

伊山近本来已经爽得差不多了,现在只剩困倦,谁知道她们一个个地爬上来
奸淫自己,心中苦闷不已。

可是抚琴现在的情况也让人生怜,如果不满足她的要求,只怕她以为自己推
托不想救她的小姐,到时大哭起来,还要费神哄她,那就更是麻烦。

他看着自己身上奋力挺动娇躯,满脸认真的俏丽小婢,无可奈何,只能苦笑
着任她肆意奸淫,直到两人都倦极爽晕过去为止。

伊山近踏着空行梭,纵身在天空飞行,只听呼呼风声从耳边向后掠去。

本来飞在天上是他曾有的梦想,可是现在心中焦急,飞天的快乐也剩不下几
分了。

他执了太后印信,调集了官府资料来看,确定了侠女盟的总坛所在地,立即
踏上空行梭,孤身前往倚霞山。

根据官府这些天的情报,侠女盟确实有调集帮众的情况出现,这更让他确定
了对头是侠女盟的事实。

看着山川大地都在脚下掠过,伊山近暗叹一声,感觉到有几分疲倦。

远处突然传来剧烈的轰鸣声,彷佛打雷一般。

伊山近遥望远处群山,感觉到体内灵力微有波动,彷佛那里传来了什么,让
他有所感应。

天空中晴朗一片,伊山近运起灵力,用灵眼向那边看去,却见空中有光芒辉
映,明暗闪烁,还有不同色彩流转,颇为奇异。

他正在疑惑,耳边突然传来妩媚至极的语声:「公子,那里似乎有修士正在
交战?」

伊山近心里一跳,对媚灵的话很是吃惊。

现在他的烟客真烟升到第二层,又通过了试练,对美人图的控制权力升了一
等。

媚灵现在不但可以探查外界情况,还能与他进行心灵交流,直接将声音传递
给他。

不过,出行的途中就遇到修士交战,这事情好像太巧了一些,不是说修士都
隐身世外,很少露面吗?

媚灵幽幽叹了一声:「交战的修士不少,规模很大,似乎是……」

「他们是哪一派的,你能看出来吗?」伊山近问道。

「一方似乎是冰蟾宫,另一方有许多不同门派修士,所用的心法都明显不同。」

媚灵的声音似乎有些古怪,有些说不出的意味。

伊山近眯起眼睛,看起来冰蟾宫与破冰盟的敌对似乎是浮上台面了,或者说
冰蟾宫还有别的对头,在和她们交战?

他本来对修士之间的交战就有些好奇,一说到冰蟾宫,就更加无法控制前去
观看的欲望,立即驾梭向那边飞去。

媚灵劝了一声,见他不肯听,只能轻叹着让美人图散发出柔和光芒,将他笼
罩在里面,以此来遮蔽他的身形和气息波动,避免被交战双方发现。

伊山近也运起僵寂术法,努力压制自己的灵力,就像一具强尸一样,驾着空
行梭向那边飞去。

深入荒无人迹的群山之中,又转过几座山峰,眼前一片豁然闲朗。

天空中有无数人飞来飞去,有的人脚踩祥云,有的踩着宝剑,还有其他各种
奇形怪状的法宝,被他们驾着在空中疾飞。

他们手中捏着法诀,有的人将法宝高高祭起,一道道光芒从他们手里或法宝
上面射出,向着对面的敌人轰击而去。

也有的是直接祭出法宝砸人,有的成功把人砸翻落地,有的却被对方反击,
将法宝轰碎,化成漫天绚丽光芒。

那些人的服饰各不相同,有的是道装打扮,有的是俗人,有的干脆就是野人
装束,甚至伊山近从前穿的乞丐装都在某些修士的身上看到了。

像那些衣饰杂乱的,大都是男子,偶尔也有女性,伊山近躲在一边偷眼观瞧,
只见上次去向赵飞凤宣布命令的少女也踏着祥云混迹其中,只是战事纷乱,在战
阵中一晃就不见了人影。

剩下的一小半人,则都是女性,容貌都很美丽,身穿清雅漂亮的丝制衣裙,
衣袂飘扬,裙角上还绣着一个冰峰图案。

伊山近看到那冰峰图案,眼睛都红了。当初他就是被穿这样衣服的美女活活
奸了三年,当时他凄凄惶惶地躺在地上挨奸,被美丽仙女骑在身上大呼小叫地爽
着,扔在旁边地上的漂亮衣裙上面就绣着这图案,他就是化成灰也记得清清楚楚。

他一激愤,心情急剧波动,控制不住僵寂术法,灵力微有外泄,引起了前方
山峰顶部负责警戒的一个女子的注意。

伊山近遥望那女子,年约二十三、四的模样,容貌美丽,身材高挑纤美,只
是冷漠异常,眼中隐有杀气,令人胆寒。

她转过头来,冷然凝视伊山近这边。

这美女站在峰顶,清雅衣裙随风飘扬,衣角上现出冰峰图案,正与奸淫伊山
近的那两个仙女衣饰图案相同。

不仅服饰相同,气质也相似,而且比那两个淫荡仙女更加冷若冰霜,就像谁
都欠她钱一样。

看着她熟悉的气质和衣服,伊山近怒意涌起,心坪然乱跳,几乎就要冲上去
跟她拚命。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从前的刻骨记忆让他深恨这类仙女,已经成为了本能。

但还没等他动弹,那仙女已经娇叱一声,祭出法宝向他打来。

伊山近虽然努力收敛灵力,又有美人图为他掩饰,到底实力太低,如果高阶
修士没注意还好,只要对此地起了疑心,仔细一探查,就能看出伊山近藏身地的
异状。

此地的修士分为两派,一派是冰蟾宫,另一派则是破冰盟。

破冰盟一直在暗地里偷偷活动,意图推翻冰蟾宫的主导地位,将那些被她们
独占的珍稀药材宝地抢过来;冰蟾宫却也不是好惹的,一旦察觉蛛丝马迹,立即
掀起大战,这才有今日的战事。

破冰盟由各个不同的修仙门派组成,如果伊山近是被破冰盟修士发现,还会
犹豫一下,看看是否自己人;而冰蟾宫就简单多了,只要看是男性修士,所用心
汰与本门不一样,那就是敌人,先杀掉再说。

伊山近躲在暗处,还不及移动,就看那法宝疾速飞来,快若闪电一般。

那法宝却是一枚发簪,上嵌明珠,散发出霞光万道,耀得他眼睛发花,几乎
无法睁开。

不过眨眼之问,发簪已经飞到面前,疾向他的面门刺来。

伊山近剧震一下,虽然想要躲开,但如闪电般的速度,他再快也不能闪得过
去。

又是一道光华涌来,美人图突然出现在明珠簪前,挡住它的去势。

两样法宝相交,发出轰然一声巨响,山宇都为之震动。

伊山近只来得及惊叫一声,一头倒撞下去,浑身剧痛,几乎要吐出血来。

美人图法宝虽强,但他灵力不足,面对比自己强横无数倍的女子击出的法宝,
还是抵挡不住,没有被当场击得粉碎,已经是美人图的威力强悍所致了。

耳边呼呼风声,他从高空中落下,看着下面碧波如镜,却是一个小小湖泊。

在巨响声中,他砰地摔落到湖泊中央,脑袋被水拍得七荤八素,几乎撞晕过
去。

远处峰顶的美女修仙者冷冷地看了他这边一眼,将头扭过去,只当自己拍死
了一只小苍蝇。

她坐镇于战场边缘的峰顶,就是为了防御别人前来捣乱,离伊山近是最近的
一个,见他形迹诡秘,随手就灭了他。

但只在下一刻,她所在的峰顶突然发出震天巨响,整个山峰从中断折,峰顶
更是碎石乱飞,风尘狂舞,将她曼妙身形整个吞噬进去。

强中更有强中手,破冰盟敢于向冰蟾宫挑战,各派之中自然也有实力强悍的
修仙大能,一旦祭出强力法宝来,以这美女修士之能也无法抵抗。

伊山近耳中轰然作响,在脑中彷佛有无数巨鼓乱锤,让他难受至极。

等到他从湖底浮起,喷出一口碧水,仰天而望,突然看到漫天石雨劈头盖脑
乱砸下来,有些石块几乎打中脑袋,将白浆都打出来。

噗通通一阵乱响,无数石雨砸落湖面,碧波湖上湖水四溅,彷佛下饺子一般,
到处都溅起大片水花,落在湖面上,就像下了一阵大雨。

伊山近钻到湖面下,躲在湖中深处,在水里仰天大笑,几乎把肠子都笑断了。

刚才钻进水里之前,惊鸿一瞥之中,他清楚地看到山峰崩倒,烟尘彰天,那
个仙女恐怕被法宝击得连片嫩肉都找不到了,果然是天理循环,报应如电!

外面发出震天轰响,湖底也剧震起来,地面摇动,水波狂涌,让伊山近无法
稳住身形。

那是一座山峰倒下,轰在山谷之中,威势之强,令人震撼畏惧。

伊山近心中暗自惊悚,自此更明了修仙大能之士的可怕,心绪翻滚,无法平
息。

天空之中,无数仙家修士驾着法宝、祥云来回追逐争斗,漫天法宝光芒闪烁,
将整个天空都耀得光芒大作。

此处是荒僻深山,没有人居住。几十里外有凡人远远望到天空异景,都吓得
跪地磕头,惶恐不已。

伊山近游到岸边,找个偏僻地方躲藏起来,望着天空中实力强悍的修士们祭
法宝相斗,暗自惊讶嗟叹。

这些人实力如此强劲,比他强上无数倍。以他的修练速度,不知要多久才能
赶上他们。

心念一转,又再想起当初那两个仙女,在强奸他闲暇时的言语中吐露出她们
是冰蟾宫的首脑,那一定会比这些修士更强得多。

「怪不得当初她们小穴和蜜道那么紧窄有力,夹得我肉棒都快断了,原来她
们是这么强的!」他瞪大眼睛望向天空,努力寻找那两个美丽仙女,她们强奸了
他三年,精液和蜜汁都不知互相喂了多少斤,彼此间都十分熟悉,应该一见面就
能认得出来。

可是漫天飞舞的美丽仙女,人人气质相似,身材曼妙诱人,有许多人还戴着
面纱,实在令人无法分辨。

伊山近看着那漫天戴着面纱的窈窕仙子,想着强吸了自己无数精液的大仇人
就在里面,不由悲愤填胸,趴在湖边抱住岩石用头相撞,以发泄多年来的痛苦绝
望。

不过他倒还记得刚才的教训,牢牢守住灵台,不敢让灵力波动,引起上面修
士的注意。

天空剧烈的轰响声不绝于耳,两边的修士仙子都打出了真火,动手再不容情,
不停地祭法宝激烈攻击,不时有人受伤吐血,从天空摔落下来。

伊山近躲在隐僻山谷小湖边,看着那些身具大威能的修士一个个从天空中倒
栽葱般摔落下来,咬牙爽笑,颇为解恨。

这两边都不是朋友,尤其是冰蟾宫,有强奸三年的大恨在其中,就算别的仙
女没有蹂躏过他,那也是冰蟾宫主人的帮凶,能预先削弱她们的力量真是太好了。

而破冰盟,则是侠女盟的后台,指使侠女盟去偷挖洞府掘取美人图的。现在
侠女盟如此嚣张,竟然敢杀官造反,掳去官府夫人小姐,凌辱皇亲国戚,还不都
是靠着后面有仙家撑腰?

现在他们两家倒先打起来,将伊山近前面的敌人扫清一大片,正是鹉蚌相争,
渔人得利。如果不是伊山近现在实力太弱,真的有捡便宜的机会。

两大仙家势力在激烈的攻击之中,都受到巨大损失,无数修士仙子从天空摔
落,不知死活。

伊山近正看得眉飞色舞,突然天空传来了一阵异响,彷佛破风呼啸,随即看
到一道青影从天空飞射下来,目标直指这一处偏僻小山谷中。

伊山近生怕被人发现,慌忙躲到大岩石后面,随即听到轰然巨响,声音激烈,
彷佛就响在耳边,几乎把他震聋了。

大片泥土铺天盖地打过来,即使他躲在石后,也被大片泥土覆盖住了身子,
弄得灰头土脸。

「呸呸—」伊山近吐出嘴里泥土,等了一会不见动静,悄悄地从石后探出头
来,看到湖边陆地上,大片的灌木丛中出现了一个深坑。

他小心地走过去,惊讶地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美女,正躺在坑底,紧闭美目,
不省人事。

「咦,这个不就是刚才用簪子法宝打我的那个恶女人?!」伊山近惊讶地想
道:「看她一动不动的,是死了吗?」那美女身穿青色长裙,手上戴着一个玉镯,
晶莹剔透,正散发着万道清光。

「她刚才不是被打断山峰不见了吗?倒还真是命大,也够凶悍,还能换件衣
服继续战斗。这件衣服倒也挺漂亮,不过已经不是刚才她拿法宝打我时候穿的了。」
伊山近小心地顺着坑壁滑下去,咬牙暗道:「既然这女人自己落下来,那就是天
赐于我,不取有罪!」一想到终于有向冰蟾宫报仇的机会,伊山近的心里就开始
猛烈跳动,又是痛恨,又是感伤。

他走到昏迷美女身前,看着她曼妙诱人的胴体,眼中喷射出熊熊的烈火,突
然伸出双手,化为虎爪之形,凶狠地向着她的高耸酥胸抓落!

那美女手上玉镯突然迸发出灿烂光芒,眨眼问从手腕上滑脱出来,飞上天空,
发出嗤啦啦的刺耳声响。

彷佛是平空出现一般,青衣仙子的身边突然多了一层透明罩子,将她的身体
护在中问,散岭出淡淡莹光。

伊山近的手不及停下,指尖碰触到罩子上面,一阵电流突然涌来,透过手指
一直传到身体里面,电得他大声惨叫,身体被巨力震得向后飞出,重重地砸在洞
壁上面。

「呜!」伊山近闷哼一声,几乎吐出血来,浑身剧烈颤抖,难受得要死。

过了半天,他才爬起来,惊怒望向那美女,却见她的身子已经飘浮到半空,
被罩子护住了窈窕娇躯,悬停在大坑上面。

这美女身子平躺在虚空中,依然紧闭美目,而那个玉镯浮在她的娇躯上空,
散发着道道光芒,罩住她的身体。

伊山近从下面仰头看去,只见她身姿曼妙,充满了曲线之美,绝美至极,那
圆润隆臀更是诱人,让他的下体不由自主地怒胀起来。

伊山近怒哼一声,比自己的肉棒更想发怒。

这么一个美女昏迷在自己面前,如果不趁机弄到手,那也太丢人了!

「这大仇一定要报,就从你闲始!」想到伤心之处,伊山近含泪咬牙,踏着
残破的空行梭飞上去,试探着寻找打破罩子的方法。

虽然空行梭被这仙子刚才一击弄得有所损伤,但勉强还可飞行,只是想要飞
高飞快,那是不行了。

他还没有接近这美女,天空玉镯突然光芒大作,她身周的罩子暴涨,向着他
的身体撞来,在透明罩表面还有道道电光涌动,发出刺耳的异响。

伊山近不及躲闪,被罩子重重撞在身上,仰天飞了出去,摔落到湖畔花丛中。

他躺在地上,四肢剧烈颤抖,浑身发出道道青烟,痛苦到了极点,半天才平
静下来。

他费力地翻身起来,四肢并用,疲软无力地爬到湖边,低头向水中看着自己
的倒影,不由悲愤莫名。

在受到强烈电击之后,他的脸已经黑得像锅炭一样,头发也直立起来,颇像
后世的某些奇怪发型。

伊山近悲愤地看着自己的怪模怪样,胸膛急速起伏,几乎被这女人的恶行气
破肚皮。

「你以为你拿个法宝护身,我就奈何你不得了吗?就凭你拿簪子打我下来,
我就绝不放过你!」一天空中突然传来清扬激越的啸声,伊山近仰天望去,却看
到修仙者的大战已经到了尾声,衣饰杂乱的破冰盟开始撒退,不愿再与冰蟾宫火
拚。

看他们的人数,比刚开始时少了大半,剩下的也有许多飞行不稳,不知是受
了伤还是灵力消耗过度。

冰蟾宫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天空中疾速飞行的美貌仙女人数大为减少,剩下
的飞行速度也大都减慢,损失似乎不比敌人小。

破冰盟修士排成阵型,有组织地缓缓退却,以抵挡冰蟾宫女修的追杀。

看着大批修士追逃而去,渐行渐远,有一些冰蟾宫女修驾着祥云、法宝,开
始在这大片深山中搜索,寻找掉落下来的修士。

如果是遇到受伤的同伴,那当然是要尽快救治;若是找到摔落下来的敌人,
那他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如果不能提前逃走,下场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伊山近望着天空中飞来飞去的窈窕仙子,心中大急,一面努力掩藏的灵力,
一面凝神盯着空中昏迷美女,拚命苦思对策。

在远处,一名少女渐渐搜索而来,浑身充满着诱人的青春气息,凝眸扫视四
周,彷佛在寻找着什么。

看着她越来越近,伊山近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咬牙暗道:「拚了!就算是美
人图容纳不下她,至少也要拚命试一试!」虽然最近大有进步,但他操控美人图
的力量还是较弱,收些凡人还行,若是强收法力强大的仙女,只怕会给美人图带
来损伤,或是让自己身受重伤,影响到修行。

他默念真诀,祭起美人图,只见天空中画卷展开,散发着灿斓光芒,向着飘
浮的昏迷美女卷去。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最爱了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美人图第四集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