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绿在港娱】(1)

都市言情 夏日小说网 79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重生之绿在港娱】(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重生之绿在港娱】

作者:pupulin
2021/10/23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5621

                第一章

  1983年的香港,龙虎武师已经成为演艺圈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大部分龙
虎武师都拉帮结派,形成一个个团体,例如后世着名的「成家班」,「洪家班」
之类。当然,偶尔也会有些跑单帮的龙虎武师,例如下面我们要介绍的两位。

  这二人一位名叫冯宜杰,另一位则叫韦凯。冯宜杰十八岁刚出头,他是一年
多前从大陆游到香港来的,在本地无依无靠,好在有一身自小练就的好武艺,同
时体魄也强于常人,所以干起了龙虎武师这一行。

  至于韦凯,20岁的他则是港岛本地人,自小是个孤儿,在风月钵兰街吃百
家饭长大,与武侠小说里那位鹿鼎公韦爵爷有着相近的身世,从小就在钵兰街里
当龟公马夫。后来看电影热血上了头,想要演戏当明星,结果在演艺圈里瞎闯了
两三年后,也只能当一个底层的龙虎武师。

  两人身份来历不同脾气各异,但年龄相近又都没靠山,渐渐的互相熟识了起
来,也称兄道弟关系颇为不错。最近几天,两人时来运转撞了大运,便相约吃了
顿大排档,吃饱喝足后一起在厕所里并排站着放起了水。

  年轻人火力壮,两人一边放水一边聊天,韦凯习惯性地满嘴跑火车道:「杰
仔,一会儿我请你去钵兰街玩,我跟你讲,当年我在钵兰街里被称作及时雨小龟
公,那些桑拿歌厅夜总会哪一家我不熟悉?那些个技师楼凤站街妹,只有我才懂
哪里能找到极品。跟着凯哥我混,包你爽到爆肾啊!」

  冯宜杰为人腼腆,虽然对韦凯所说的这些抱有无限的向往,但还是婉拒道:
「不了凯哥,我一会儿有约人啊。」

  「有约?谁,阿凤啊?」韦凯侧过头看了冯宜杰一眼,装出刚猜到的样子,
「哇,你小子不叫的狗乱咬人,不声不响就把阿凤那样的女子都搞到手了,真是
有本事啊!」

  「不过。」他眼睛往下瞟了一眼,淫笑着调侃道:「你那么雄厚的本钱,阿
凤那么嫩,挨不挨得住啊?」

  他这句话并非恭维,韦凯当了那么些年的龟公,给人推屁股的事也没少干,
见过的鸡巴几百上千条是有的,而冯宜杰的阴茎在其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单
论规模都快赶得上那些黑叔叔的家伙了。

  「我当初就跟你说了,留着童子身,我带你去钵兰街找人破掉,红包你都能
拿这个数啊。」韦凯随手比划了几下,又说道:「我要是你,还干什么龙虎武师,
直接傍上个富婆,这辈子都不用努力了?」

  冯宜杰憨笑着没搭话,他抖了抖鸡巴,将它收回裤子,回头对韦凯说道:
「凯哥,我陪阿凤去了,下次再一起玩吧。」

  「挑,说走就走,有异性没人性啊。」韦凯笑骂了两句,看着冯宜杰离去的
背影,又半开玩笑的喊道:「什么时候想傍富婆了,找我给你介绍啊,当武师打
生打死的,还揾不到钱,何必呢?」

  冯宜杰把这番话抛到了脑后,不是因为他不想富贵,甘心一辈子当个打仔,
而是因为他有更多的想法。毕竟,他好歹也是一个穿越者,在穿越前就对港娱题
材的网络小说颇为喜欢,有那么些穿越者前辈作为榜样,他自然也抱着赚大钱泡
女神成大亨,走上人生巅峰的美梦,怎么可能甘心去舔富婆吃软饭呢?

  当然,理想很丰富现实很骨感,他不懂拍戏也不会投资,只能一步步的爬,
穿过来一年多时间还只是一个没混出头的龙虎武师罢了,好在他对此并没有气馁,
反倒颇为乐观。

  因为,这一年多里,他并非真的一事无成,至少,他找到了一个女朋友,亦
即是韦凯嘴里的阿凤。她本名李赛凤,当下是亚洲电视台的演员,平日里在电视
剧中演一些侠女之类的角色,还没有什么名气。但冯宜杰知道她之后也会港娱的
历史中留下自己的名字,虽然知名度远不及霞玉芳红那种等级的大明星,但也曾
经是不少人回忆里的白月光。

  现在的李赛凤还不是后来霸王花一般的打女,她正处于十八岁最纯真的年纪,
和相识近一年的冯宜杰谈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般的恋爱,两人都沉醉于忘情的热
恋之中,并在两个月前同时付出了各自的第一次。冯宜杰记得那时她娇小的身躯
青涩而又稚嫩,娇嫩的胸脯似乎才刚刚开始发育,当冯宜杰用阴茎顶破那层薄膜
的时候,她颤抖的身躯和压抑的吸气声格外惹人怜爱。

  李赛凤的家教颇为严厉,平日里不拍戏的时候,都被要求回家睡觉,甚至还
有门禁时间。只有在拍戏时才在电视台的员工宿舍休息,而每到这个时候,她总
会偷偷跑到附近冯宜杰所租住的房间里,两人共度春宵。初尝禁果的少年人往往
恋奸情热,虽然相处的机会不多,但他们几乎抓紧一切独处的机会黏在一起,享
受着人间的极乐。

  「啊,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到了……」在冯宜杰的身体下,李赛凤低声呼
喊道:「啊,对,对,就这里,啊,我不行了,不行了……」

  伴随着李赛凤急促而又柔媚的娇吟声,冯宜杰加速地顶弄了数十下,两人一
同达到了最高潮。李赛凤闭着眼睛,双腮通红地喘息了好一会儿,才羞涩地哼了
一声,伸出粉嫩的小拳头在冯宜杰宽广的胸膛上无力地锤了一下,嗔怪地说道:
「让你不要那么用力,把我都弄疼了……」

  「好好好。」冯宜杰憨厚地笑了一声,顺着她回答道:「那我下次再温柔一
些。」

  两人又甜蜜地对话了几句之后,精疲力竭的李赛凤在冯宜杰的怀中闭着眼睛
小憩了起来,冯宜杰用手轻抚着她细腻滑嫩的肌肤,笑呵呵地端详起自己怀里的
可人儿。

  穿上衣服时还看不出来,冯宜杰发现,自己这两个月的耕耘似乎卓有成效,
李赛凤先前稍显单薄的身子丰润了许多,而之前只是微微起伏的那对小山峦,现
在已经隆起了一个诱人的弧度。冯宜杰玩心大起,将手掌轻轻地覆在她右侧的娇
乳上,竟发现自己的大手竟然不能将它完全的盖住,天知道这两个月里少女的胸
脯又发育了多少。

  「这是她自身发育的成果,还是,有我的功劳呢?」冯宜杰有些不确定,他
依稀记得后世看的港片里,这位打女港星是以精致细腻的五官和甜美可爱又稍显
稚嫩的相貌而闻名,身材似乎并不出众,可现在少女的身材已经略为可观了,自
己是不是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历史呢?

  他的记忆中显示,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小的时候得到一位神秘老人的传
授,习得了一套特殊的功法,并一直修行至今。由于年代过于久远,他不记得那
位老人有没有讲过这门功法到底有哪些神奇之处,只是怀疑自己远强于前世的本
钱和性能力会不会就是这门功法的功效呢,而李赛凤胴体这半年以来的改变会不
会也是功法带来的效果?

  冯宜杰心中胡思乱想,禁不住绮念四起,刚刚软下去的阴茎竟然又硬了起来,
他有一种继续在少女身上驰骋的冲动,但是他终究还是深吸一口气忍住了。只见
他伸手拉下阴茎上的小雨伞,又向后缩了缩屁股,刻意离沉睡的李赛凤远了一些。
他始终还是不忍心打扰少女的美梦,也担心她的身体无法承受自己进一步的索取,
不得不委屈自己了。

  就这么看着自己怀中爱人的侧脸,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冯宜杰抬头看了看
墙上的挂钟,便轻手轻脚地将自己的手臂从李赛凤的脖颈下抽了出来,又小心翼
翼地起床穿衣服。当他衣服刚刚穿好时,李赛凤似乎被冯宜杰的动静打扰,半梦
半醒地出声问道:「你现在就出去吗?」

  「是啊。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有部新片子开始筹备了,龙哥喊我去碰个
头。就在附近那个酒家,你知道的。」冯宜杰笑着回答道:「这是我加入程家班
以后第一部片子,自然要好好表现。」

  「哦对哦,那你加油吧。」李赛凤刚刚被冯宜杰折腾地够呛,现在眼睛都没
睁开,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冯宜杰看着她娇憨地模样,整个人的斗志更昂扬了
几分。

  冯宜杰嘴里的龙哥,便是那位日后的世界巨星大哥程龙了,在现在1983
年的当口,龙哥虽然在进军世界的征途上遇到了一些挫折,但在香港本土已经开
始崭露峥嵘。几个月前冯宜杰和韦凯加入了《龙腾虎跃》的剧组当替身,阴差阳
错间有了上佳的表现,入了担任主演的程龙大哥的眼,他热情地邀请这两人加入
自己的程家班。熟知龙哥日后风光的冯宜杰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打算抱紧
龙哥的大腿,给自己博一个更为光明的未来。

  龙哥天生有一股豪爽义气的风范,虽然已经是大明星了,却一点架子都没有,
对冯宜杰和韦凯这样的新人也非常亲切和热情。会议加晚宴总共花了有两个多小
时,一些有家小的同僚都告罪先走了,本来就非常善谈程龙因为餐桌上喝的稍稍
多了一些,话说个没完,冯宜杰作为新人,自然就只有耐心地陪坐的份儿,他人
坐在这里,却不由得又想起了李赛凤,不知道她睡醒了没有,应该还没吃晚餐吧?

  恰巧的是,就在这时李赛凤的小脑袋从屋外伸了进来,她看见冯宜杰坐在里
面,便嘿嘿笑着凑了过来。冯宜杰赶紧跟龙哥道了声歉,起身迎了过去。

  「怎么了,你怎么过来了?」冯宜杰讶异地问道。

  「我爸刚刚打电话到片场,让我晚上回家去住。」李赛凤可怜兮兮地嘟着嘴
对冯宜杰说道:「好不容易能跟你聚一天,又要被拆散了。」

  冯宜杰暖声安慰了两句,又问道:「要我送你过去吗?」

  「不用,他一会儿过来接我。」少女乖巧地答道,「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
怕你找不到我着急。好了,你继续忙吧。」

  冯宜杰把李赛凤送出酒楼后,又走了回来,发现此时酒楼里人已经走的差不
多了,之前和自己坐在一起的韦凯也不知去了哪里,自己这一桌上只剩下龙哥一
个人,只见他眯着眼睛看着冯宜杰笑,冲他摆摆手示意他过去。

  「你马子?」龙哥嘿嘿笑道:「阿杰你可以啊,竟然把到这么正点的妹,后
生仔你深藏不露啊。」

  「龙哥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哪能跟您比啊。」冯宜杰憨笑着敷衍了两句,
他知晓龙哥日后「房事龙」的雅号,自己两辈子才交了这么一个女朋友,跟他自
然远远没办法相比。

  龙哥却谈性甚佳,损友似的搭着冯宜杰的肩膀,又问道:「怎么把到的?我
看她面皮很嫩,不会还是学生妹吧?」

  「哈哈不是,她已经十八了,刚毕业不久。现在在亚视片场这边拍戏,演一
些小角色。」冯宜杰老实地回答道:「我跟她就是在片场认识的,交往有半年多
了。」

  「你小子有前途!对了,新戏刚好还差一个靓女的角色,让她来试试吧。」
龙哥随口说一句,冯宜杰一听连忙点头,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对于李赛凤的事业他其实是心怀歉疚的,因为去年两人刚刚交往的时候,阿
凤曾经有机会去面试参演一部电影,却被他给劝止住了,因为在他的记忆中这部
戏赔了不少钱,他觉得阿凤参与进去弊大于利。

  后来等戏开拍,演员阵容曝光之后却发现这部戏堪称众星云集,怎么看都不
像是会扑街的样子。这让冯宜杰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怀疑,怎奈他对八九十年代
的港片虽然颇为喜欢,但其实只是随缘看了一部分,同时在网络上看过一些八卦
而已,对正经的影史并不了解,只能算个半桶水。

  他也因此觉得自己耽误了李赛凤的演艺生涯,虽然阿凤从来都不怪他,他却
难免对此耿耿于怀。

  现在龙哥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愿意给阿凤提供一个出演的机会,弥补自己曾
经犯下的错误。这让冯宜杰对此开心不已,连连给龙哥敬酒。

  龙哥似乎喝了有点多了,他又漫无边际地喝冯宜杰闲聊了几句,忽然话头一
转,漫不经心地说道:「阿杰,你长的那么靓仔,当武行搞幕后可惜了,其实你
完全可以站在前面来演戏嘛,说不定也能成为明星哦。」

  冯宜杰苦笑道:「我也想啊,但是演戏好难的,无线和亚视的训练班我考了
几次都没考上,哪有站到幕前来的机会嘛。」

  「其实呢,演戏很简单的,只要是个人,能动会说话就能演戏嘛。不过,你
刚才说的也对,能不能当演员,其实差的就是一个机会。我看阿杰你啊,只要有
一个站到幕前来的机会,很可能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龙哥这看似无意的醉话听在冯宜杰的耳朵里,却让他心里隐隐有些激动,难
道龙哥是准备给自己这个机会?他心里无比的渴望,却又不好意思直白地问出来,
只能干笑着附和道:「如果真的有人能够给我这个机会,那就好了。」

  「唉,阿杰,机会,不是别人给的。是要自己挣来的。」

  「自己挣?」

  「对,机会人人想要,凭什么别人要给你呢?」龙哥摇摇头,眉心一舒,笑
着说道:「除非,你能拿出一些东西来交换,买卖公平,这才合理嘛。」

  「交换?」冯宜杰还是没听明白,「可是,我现在没有什么可以拿来交换的
啊……」

  「唉,后生仔,好好想想,其实你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一无所有。」龙哥意
味深长地笑道。

  冯宜杰常识性地说道,「龙哥,我这边还有十万港币的存款……」

  「哈,这点儿钱你自己留着花吧。」龙哥不在意地回答道,他看冯宜杰实在
是不开窍,也懒得再跟他打哑谜了,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笑道:「你马
子好靓啊,我好中意。你让她陪我一晚,我这边就给你在戏里安排一个角色,有
特写,不少于十句台词。」

  「龙、龙哥……」冯宜杰急喘了两口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压抑住心头的怒
火,挤出半分干笑应付道:「龙哥,您就别开这种玩笑了。」

  「开玩笑?哦,你是这么看的吗?」龙哥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好吧,后
生仔,那你就当我开了个玩笑吧。」

  说着他伸了个懒腰,转身朝酒楼外走去,留下冯宜杰一个人坐在满桌的狼藉
之中,心中交织着怒意和遗憾。

  前一世冯宜杰确实听过大哥程房事龙的名号,网络上各种风流韵事也传的沸
沸扬扬,而那时的他并没有把这当真,以为只是媒体的耸人听闻罢了,男人好色
是本性,但多少都会掌握一个尺度。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直白和低劣到这种地步,
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哼,就算不用你给的机会,我也一样会出头的!」冯宜杰在心中愤然说道。
话虽如此,但他心里也知道拒绝了龙哥的要求,程家班的工作可能就泡汤了,自
己就只能回到亚视片场继续给电视剧当龙虎武师,等待着下一个机会。至于什么
时候会来……谁也说不上。

  「扑街啊,傻仔!」躲在旁边听了半天的韦凯火急火燎地凑了过来,咬牙切
齿地对冯宜杰骂道:「那可是程龙程大哥啊!他发善心要抬举你,你竟然痴线到
拒绝了,你这颗大脑是进水了吗?!」

  「可是,凯哥,你刚从冇听到,他竟然要让阿凤陪他一晚啊……」冯宜杰心
里又是懊悔又是委屈,对韦凯说道:「阿凤是我女朋友啊,怎么可以……」

  「女朋友?女朋友又如何?如果大哥看得上,我能把老娘打包送到他床上去
啊!」韦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连襟就是兄弟嘛,跟大哥当连襟,大哥还能不
提携你吗?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你竟然拒绝了,我看你是秀逗啦!」

  冯宜杰顿时觉得自己跟韦凯三观不同,没有什么好聊的,于是干脆闭嘴,一
个人喝起了闷酒,就听韦凯继续在旁边絮絮叨叨道:「我知道你追求的是什么,
爱情嘛,但爱情能让你发达吗?爱情能让你买金买楼顿顿鲍鱼鱼翅吗?阿杰,你
听我一句劝,先竭尽全力地往上爬,等你发达了,想要什么样的爱情没有?」

  「阿杰,阿杰?!……」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重生之绿在港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