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神祭司】第二十三章 多余的治疗(长篇 冒险 后宫 扩张 暴力拳交)

校园春色 夏日小说网 42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水神祭司
作者:路西菲尔
时间:2021年3月30日
首发:混沌心海
同发:第一会所 第一版主 阿米巴星球(只找到这些好地方,如有其他好的论坛,请大家及时和我联系)
字数:13695

  前言:本章因为菲尔单方面的过失,要对丽萨进行暴力拳交,有不适感的读
者请回避。我再次深鞠一躬,没有满足各位读者让我照顾好丽萨的嘱托。

  第二十三章:无心的恢复听到我柔声的安慰,丽萨内心得到了很大的慰藉,
而心头上悬垂的达摩斯利剑也终于落地了。

  丽萨先是有些无力地取出了已经被自己咬烂的,还覆满晶莹口水的纱布团。
之后又轻轻抽泣着,用手背擦拭了一下眼角流淌出激动的泪水。

  然而一次又一次的抽泣,却让我的大手感觉到丽萨阴道内褶皱的波动,同时
也让丽萨紧锢在我手腕的小阴唇下意识地勒紧了几分。

  丽萨满心欢喜地感慨道:「太好了,魔胎终于取出来了。以后我可以怀上你
的孩子了!」

  我也满脸欣慰地看着丽萨,柔声答道:「嗯。魔胎不会对你的子宫造成影响
了……」

  我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丽萨,虽然魔胎取出来了,但是还需要对你的子
宫进行消炎处理,你再等一下,消炎治疗结束后,我就将手拔出来。」

  说完我就用食指毫不费力地再次插回到丽萨已经被扩张的像弹力球大小的宫
口,用出了浅橙色的驱病技能。

  因为取出魔胎的喜悦,丽萨好像也忘却了子宫被我粗壮的食指重新插回的不
适感。

  几分钟之后,我感觉丽萨的子宫中没那么涩涩的感觉,才将食指轻轻地抽出
丽萨发硬的宫颈。

  我本想就这样将伸进丽萨腔道内的大手退出来,但突然又想起了艾琳的手术
过程。

  我在心中暗暗想道:「艾琳手术结束之后,被神恩石恢复成了处女。而丽萨
的宫颈现在还处于打开的状态,我何不也使用神恩石,将丽萨的宫颈恢复如初,
顺便将她恢复成处女呢?这样我和丽萨本番的时候,原本宽松的阴道也会变得紧
窄,体验感会更加强烈,而且也会让丽萨感觉更加舒适。说不定性交的快感,就
能淡忘帮我生孩子的这件事了。」

  想到这里,我微笑着对丽萨说道:「丽萨,我刚才和你说过,你的子宫口现
在还处于打开的状态,恢复起来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丽萨听到这里,不知所为地微微点了点头,像是赞同我的观点。

  我继续兴奋地引诱道:「我现在有办法将你的子宫口闭合上,这样你恢复起
来会更快!」

  丽萨连忙追问道:「那需要怎么做呢?」

  我微笑着答道:「你再躺好,我现在就帮你恢复,马上就好的……」

  丽萨再次微微挪了挪丰满的臀部,但我粗壮的手腕又被阴道内壁的褶皱夹紧
了几分。

  我一边微笑着将左手插入裤兜,寻找着神恩石;一边在心里想着:「其实丽
萨的子宫其实也不一定需要立即恢复如初。首先如果我们去奥恩的世界冒险,不
能在接下来的排卵周期让丽萨怀上我的孩子。其次丽萨被完全扩张的宫口直径和
我的龟头大小应该也差不多。我以前听别人说过子宫性交,但还没有体验过,真
想让丽萨在本番的时候帮我体验一下传说中的子宫性交啊!」

  我的左手终于摸到了浅黄色的神恩石,我又在心里想着:「子宫性交……这
样的兽行也就是黄色小说里才能写出来的,正常的女人宫颈根本就不能打开到丽
萨这种宽松的程度。就算生产之后打开到这样的程度,里面也会有黑色的恶露流
出。谁会这么禽兽不如,不顾及着生产之后的恶露将自己的性器官插进那些污物
里去呢?就算想要插进去,也需要自己的阴茎足够长,或者女性的子宫更靠近自
己的阴道口,再或者病态的脱垂下来。这样才能将自己的阴茎插入到宫颈之内,
但传闻这样的做法也不会让女性感觉舒适……」

  我一边幻想着自己的紫色龟头插入到丽萨娇嫩发硬的宫口当中,一边又觉得
这样的兽行有些令人发指。

  我随手按住浅黄色的神恩石,又摸到了丽萨发硬而又嫩滑的宫颈,就这样三
心二意地用出了双倍的恢复术。

  然而这样无心的恢复,只是噩梦的开始……

  随着神恩石淡黄色的双倍恢复术施展开,丽萨的阴道褶皱和原本包裹在我手
腕处的小阴唇开始剧烈的收缩,勒得我手腕和手背有些酸痛。

  而绿色魔胎也因为阴道内剧烈的收缩,被顺势挤出了手掌。

  当丽萨湿滑的阴道逐渐变得紧窄,不断勒紧我的手腕,我才回过神来,意识
到了情况的不妙。

  丽萨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滚落,尖叫着喊道:「菲尔,你做了什么?好
……好疼啊!你快点把手抽出来!快点啊!」

  随后丽萨原本肉感十足的大腿肌肉开始变得结实。嫩滑的小腿不断用力踢着
产床的腿部护板,宣泄着自己的情绪和下体的痛苦。

  而我粗壮的右手随着丽萨不断地挣扎,被压迫到失去了原本的位置。

  我连忙紧张地安慰道:「丽萨,你千万别激动,也别紧张,我现在就将手拔
出来……」

  没等说完,我就想将被箍紧的右手抽出丽萨慢慢恢复紧窄的腔道。

  我一次次地用力向外拔着粗壮的右手,而丽萨也随着我的动作拼命地呼喊,
发出了「呃啊啊啊…………」的惨叫。并且音调逐步提升,好像让我随着她的不
断提高音调的尖叫,更加用力地拔出右手。

  结果直到丽萨浅红色的阴道褶皱都被我拽出了一大圈,我的右手还是逃脱不
了丽萨阴道内褶皱的包裹。

  因为紧张的情况和焦躁的气氛,还有我刚才粗暴的动作。让我头上也流淌出
大滴大滴的汗珠,有些豆大的汗珠已经流淌到眼眶内,我连忙闭上一只眼睛,顺
便用左侧的袖子擦了一下眼角。

  我睁开眼睛看着还在挣扎的丽萨,绝望地说道:「丽萨,完了!我的手……
我的手拔不出来了!」

  听我说完,丽萨又挣扎了几次,随后才逐渐停止了发狂般地尖叫。她浑身颤
抖地痛哭道:「那……那怎么办啊!总不能一直保持……保持这个姿势啊!」说
完又不安地挪了挪丰满的臀部,又用湿滑的阴道夹紧了我已经被夹到酸麻的右手。

  我感觉到右手传来的不适感,又说道:「咱们先冷静下来,我马上想办法。」

  丽萨也被现在的场景震惊住了,不安地颤声恳求道:「你快点想办法啊!我
下面好疼……真的好疼啊……快点……快点啊!」说完又痛苦地哭了出来。

  我不假思索地答道:「要不然将你的下面切开一些,这样我的手臂就能拔出
来了。」

  丽萨急迫地答应道:「我能……我能忍受的住,你快点切开吧,总比现在这
样要好!」说完丽萨就又开始疼痛的呻吟起来。

  我连忙转身,想要寻找托盘里的手术刀。结果托盘却因为刚才我将沾满丽萨
爱液的窥阴器扔到里面,让原本的位置向外移了几分。

  我全身舒展开,拼命地伸出左手想要够到托盘,然而这样牵拉的动作又让丽
萨发出了不适地尖叫。

  我急忙说道:「丽萨,你再往下来一些,我马上就要够到托盘了!」

  丽萨紫色的裙子已经被流出的汗水所打湿,绝望地喊道:「不行……我不行
了!你别这么用力拽了!我感觉里面的肉都被你拽出来了!」

  看着指尖就差几厘米就能够到的托盘,我也有些绝望了。一边听着丽萨不适
的尖叫,一边心灰意冷地坐在了椅子上,在脑子里快速地分析着现在的局面,突
然一个想法冲进了我的脑海。

  我连忙试着放松手臂,对丽萨说道:「丽萨,女性高潮后阴道就会变得松弛,
趁着这样的机会,我就能将手臂拔出来了!」

  丽萨随着我不再用力地往外拉拽,无力地求饶道:「只要你现在不往外用力
拽,怎么都行……呃……啊……」说完身体又不听使唤地颤抖了起来。

  我见丽萨虚弱的身体和脆弱的心灵遭受着双重的打击,已经有些无力支撑,
也觉得这样下去真的不是办法。

  索性驱使着液态的淡蓝色具化体项链改变了形状,沿着我粗壮的手臂直接流
到了丽萨夹紧我手腕浅白色的小阴唇位置。

  因为具化体是液态,所以还是毫不费力地在那一丝丝缝隙里钻了进去。

  丽萨感觉到阴道内的异样,不安地问道:「怎么……怎么我里面突然感觉那
么凉啊?」

  我本想说些什么让丽萨放宽心,但是手腕和手掌的不适感传来,然我有些心
焦。我转念一想:「时间紧迫!还是快点让丽萨高潮,拔出我的手臂才是最重要
的事情,要不然丽萨肯定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我让已经流入到丽萨体内的具化体停留在手心,在丽萨箍紧我手臂的缝隙里
释放出了大量的无色媚药。

  丽萨一边挣扎,一边开口再次问询道:「我……我感觉里面好像……好像有
东西流出来了。菲尔,怎么回事啊?」

  我连忙哄骗道:「丽萨,流出的东西应该是你的爱液,现在你必须高潮,我
才能将手臂抽出来!你先不要管下面的感觉,快点咬紧纱布!」

  丽萨半信半疑地将纱布放回了口中。

  就在这时,突然丽萨的脸上布满了病态的绯红,想要挣扎着强行坐起来。而
紧窄的阴道中一股刚刚分泌的湿润暖流打湿了我紧握着的右手。

  我继续叮嘱着快要发狂的丽萨:「丽萨你别起来……别起来啊!」说完第一
句的时候,我见丽萨还是挣扎,第二句的时候又提升了音调,变成了命令的口吻。
然而丽萨好像根本听不到我说的话一般。

  丽萨一边病态地恳求着:「菲尔,快给我!快用你的那个……插进来!」一
边吐出了撕咬残破不堪的纱布,更加用力地想要挣扎着坐起身。

  我赶忙用有力的左手按住了丽萨硕大的胸部,让她不至于立即坐起,也不让
她改变坐下的角度。

  因为她每一次轻微地运动,我被夹紧的右手也必须跟随着一起动。而手臂随
着丽萨阴道抬起的不适感,让我觉得必须让丽萨赶快高潮,这样我才能抽出手臂。

  我立即右手攥紧了结实的拳头,在丽萨已经足够湿滑的紧窄阴道内,无所顾
忌地奋力挥动着自己结实的拳头。

  丽萨感觉到我奋力挥臂的动作,仿佛恢复了一丝丝理智。又继续恳求道:
「菲尔,给我……快给我!让我起来……快让我起来啊!啊………啊………」说
完将压制住马上就要爆发的病态情欲,又歇斯底里地吼了出来。

  我连忙用宽大的左手掌心捂住了丽萨流淌出晶莹口水的嘴唇,将她的头部用
力按在了产床上,不让这样发疯似的尖叫声和嘶吼声传到屋外。

  丽萨见我不让她起来,就开始了剧烈的挣扎。

  丽萨满头栗色的秀发已经披散开来,随着不断晃头挣扎的动作,显得杂乱无
章。原本在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也随着挣扎四处飘落。眼睛布满了血丝还有些微
微凸出,同时紧盯着我,就像一只雌兽突然发现了猎物一般。

  因为我左手用力捂住红唇的动作,让丽萨脸上病态的绯红又增加了几分缺氧
的淡紫色。

  而丽萨好像根本顾不得呼吸一般,依然在煽动鼻腔里发出了「嗯嗯嗯……」
不满和挣扎的声音。

  突然丽萨一口咬住了我宽大的左手手掌,我感觉手上一阵痛楚传来,而丽萨
并没有因为我渗出的鲜血而停止了动作。

  而是又闭紧了满是鲜血的牙齿,左右不住地晃头,好像是要将我的手掌上的
肉撕咬下来一般。

  我连忙用力向下按了几分,不让自己的手掌被丽萨就这样撕咬掉。

  同时粗壮的右手又在丽萨咸湿的阴道里加快了挥拳的动作,而丽萨阴道内
「咕湫咕湫……」和「咕叽咕叽……」液体受到挤压的声音不断入我的耳中。

  伴随着一下又一下挥汗如雨的粗暴动作,仿佛要磨平丽萨阴道内壁起伏的褶
皱一般。

  处在发狂边缘的丽萨依然不肯放弃抵抗,见我将她的头结实地按压在产床上。
两只纤柔的手臂紧紧抓住我的左手的手腕,而随着她挣扎的动作,手臂又变得结
实了许多,好像要发力将我的手腕扯断一般。

  但我结实的手臂依然不为所动,还是牢牢地捂住丽萨流出鲜血的嘴。

  丽萨见这样的反抗没有用,就用浅红色的指甲在我左手的手臂上已经划出了
一道道深邃的痕迹,流出的鲜血沿着我的手臂流淌在丽萨硕大的胸部和紫色的裙
子上。

  丽萨好像还不想就这样放弃,又将被我已经吸干奶水的两个半球形乳房用力
地向上挺起,紫色的裙子也在挣扎之间被拽下去了一些,将左侧粉嫩的乳头离开
了原本裙口的包裹。

  随着丽萨一次次用力地挣扎,胀大的粉色乳头又一次次喷出了几厘米的浅白
色乳箭,打湿了裙子胸口的位置。

  即使丽萨如此的拼命抵抗,我依然没有停止毫无怜悯般的挥拳动作。我甩了
一下额头的汗水,将目光移到了丽萨紫色的裙子和带着一丝肉感的小腹。伴随着
我硕大的拳头向前发力的动作,丽萨肉感的小腹被拳头支撑出鼓起的形状;而随
着我手臂的撤回动作,又变成了之前的平坦肉感的状态。丽萨的小腹就随着我拳
头奋力地进攻,而不断改变着形状。

  但受到了无色媚药影响而发狂的丽萨,依然不肯放弃用力地抵抗。

  伴随着丽萨的抵抗,我感觉右手又被丽萨的阴道夹紧了许多。但我顾不得丽
萨阴道内夹紧的动作,依旧全力地挥着自己结实的拳头,去一次次敲击着丽萨最
脆弱和柔嫩的子宫。

  丽萨这时好像才觉察到逃不脱我的掌控,用力地抬起结实饱满的臀部,连带
着我的右手也向上抬起了几分。

  但因为丽萨抬起臀部的动作,让我的小臂和丽萨的阴道处于一个水平位上。
这样的动作,反而给了我更加发力的空间。

  我不断地挥着自己硕大的拳头的,仿佛要将丽萨最脆弱和柔嫩的子宫依靠大
力挥出的拳头,将它敲击到变形、变软,甚至要将它抵在丽萨子宫后壁上,仿佛
要将它彻底击散掉一般。

  丽萨见这样的抵抗动作依然无法让她起身,她又向下坐去。随后立即绷紧了
肉感十足的右腿,用结实的足跟和绷紧的足底奋力地踢向我的胸口。然而我结实
的胸肌完全可以抵御丽萨这样的攻击,只是让身体微微侧偏过去一些而已。

  但丽萨一次又一次用力地踢着我的胸口,让我的理智失去了原有的控制。而
暴虐的情绪就好像马上就要溃堤的大坝一般,终于随着丽萨一下又一下的用力抗
拒而决堤!

  失控的情绪也让我的力气突然爆发出来,在丽萨原本已经被摩擦到火热的阴
道褶皱中,加快了手部挥拳的动作。

  我在嘴里也发泄似地吼着:「欧啦欧啦欧啦……」。而随着我每一次奋力的
挥拳动作,音调都会提升了几个分贝。

  随着我一声声的发泄吼叫和奋力地挥拳,脸上的五官仿佛都狰狞着挤在了一
起。

  伴随着的用力的拳头抽插,丽萨下体发出了「啪啪啪……」的拳头用力撞击
子宫后壁的声音,和「噗噗噗……」不知是什么液体不断流淌出来的声音。

  丽萨绝望地用足跟奋力地踢了我两下,作为最后的挣扎。而后就将无力抵抗
的美足挂在了我厚实的肩膀上,好像终于被我这样不断冲击的动作所折服。

  突然丽萨浑身机械般地不停颤抖着,也终于放开了紧咬住我沾满鲜血的牙齿,
在鼻腔中发出了一丝低沉「呜呜呜呜呜……」的悲鸣。

  我感觉丽萨的牙齿终于放开了我的手指,微微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左手。

  而当鼻腔中悲鸣结束的时候,丽萨又不甘地在沾满鲜血的唇齿之间发出了
「啊————」像是满足的微弱而又低沉的叹息声。

  伴随丽萨发出的这一声,我感觉到滑润的腔道内,又一大股暖流不知道在什
么位置,突然大股大股地喷薄到了我结实的拳头上。

  我立即咬紧牙关,将麻木的手变成锥型,使出全身力气向外拔。

  在拔出拳头的瞬间,我的理智好像电源重新链接一般,又终于重新回归到身
体。立即用鲜血淋淋的左手对丽萨用出了白色的驱散技能。

  我结实的手臂拔出丽萨湿润腔道的一刹那,只听见:「噗呲——」的清脆一
声,随后又传来了「哗啦哗啦……」什么东西流淌出来滴在地面的声响。

  我随即低下头,见到已经被丽萨爱液浸泡到发白肿胀的大手,再次出现在我
的视野之内。

  我顾不得左手的疼痛,连忙伸展开右手手掌,喜笑颜开地对丽萨说道:「丽
萨,太好了!我的手终于拔出来了!你快……」

  然而当我抬起头看到丽萨表情的时候,却发现此时的丽萨已经被我刚才粗暴
的拳交,折磨成了扭曲而又失神的高潮脸。

  丽萨原本柔顺的栗色头发,因为她刚才用力地摇头挣扎的动作,杂乱无章地
分散在产床的枕边,几绺头发又被挣扎所分泌的汗水粘合在了一起。伴随着全身
机械般地小幅抽动,栗色的头发也随着轻晃着的头部带动慢摇着。

  眼白内几条浅浅的血丝渐渐消退,而且占据了眼眶内的绝大部分。栗色的瞳
孔变得散乱,早已失去了聚焦,也失去了原本的温柔和慈祥,仿佛变成了一具毫
无灵魂的人偶一般。

  而丽萨栗色的瞳孔只露出半个在眼眶内,其他的瞳孔部位已经向上翻到了上
面眼睑之内,仿佛是在盯着自己还不断流出稀薄汗液的额头。

  之前紧俏的鼻翼上面沾满了我左手撕咬出的鲜血,鲜血随着鼻尖向下流淌,
当经过鼻孔的时候,又被微弱的鼻息所吹开和黏连。

  原本病态绯红还带着雀斑的脸庞,现在已经变得惨白,失去原本滋润的血色,
能清晰地看到脸上那一点一点的雀斑。

  丽萨的嘴角也好像轻微地撕裂开,双唇布满了不知道是谁的鲜血。随着微微
打开的嘴角,口腔里也都是血迹,还有一小块我手掌上被咬掉的碎肉。

  丽萨微微上下起伏的硕大丰满的胸部上,残留着混合丽萨母乳味汗水和新鲜
血液的痕迹,同时随着丽萨的汗液将这两种味道混合在了一起,飘散了出来。

  紫色的裙子也随着丽萨刚才用力地挣扎都起了褶皱,有一些裙摆还被压到了
丽萨饱满的臀瓣之下,粘连着起泡的白色爱液。

  丽萨此时一条左腿无力地搭在了产床的腿部护板上,刚才用力蹬踹我的右腿
也恢复了之前的肉感,横着折叠在产床的座椅上,机械地微微一抽一送,仿佛还
不想就这样放弃抵抗。

  饱满的浅棕色大阴唇已经随着黏稠爱液粘贴在了阴部两侧,而小阴唇的状况
更是惨不忍睹。浅红色的小阴唇已经变得闭合不上,形成了一个橘子大小的黑洞。

  被我全力抽出手臂的动作,所连带出来几厘米长的阴道内壁脱垂了出来。上
面布满浅红色的起伏褶皱向外翻着,让人见了触目惊心。这些被翻出的嫩肉还随
着丽萨不断地痉挛,好像还微微跳动着。

  而随着我手臂抽出的动作,丽萨小阴唇靠近肛门的位置再次撕裂开来,形成
了一个几厘米长的撕裂的缺口,流淌出的鲜血和变成泡沫的粘稠爱液,还有金黄
色的尿液汇集成一小滩。形成了红色、黄色和白色的鲜明对比。

  看到这样令人震惊的场景,我深吸了一口气,想立即喊醒丽萨。但诊疗室里
母乳味、鲜血味、尿骚味、爱液味混合的气味,让我感觉有些头晕。

  但这样的晕眩感,立即被左手上被撕咬的部位钻心般的疼痛所冲散。

  看了一眼丽萨被我折磨后的惨状,我想先恢复丽萨不断流出鲜血的阴道,于
是强忍着不断传来的疼痛。立即将丽萨被咬掉一块肉的左手按住了浅黄色的神恩
石,同时用右手三根手指将丽萨脱垂出来鲜红的阴道内壁,重新送回到丽萨橘子
大的宽松阴道内部。

  紧接着用手指紧贴着阴道内起伏的褶皱内壁,集中精神一发浅黄色的双倍恢
复术按了上去。让丽萨脱垂出来鲜红的阴道先固定住,也止住了小阴唇撕裂造成
以及所造成的出血。

  丽萨起伏的阴道褶皱立即对我的法术起了反应,好像打算紧缩着夹紧我的手
指。

  但好在这次我已经做好了充分地准备,快速地抽出了三根手指。

  而丽萨绵软的身躯只是象征性地抽搐了一下,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我怕恢复术的效果不好,也怕固定不住丽萨脱垂出来的阴道,又用左手按住
沾满鲜血,还带有几点黄色光芒的神恩石。

  另一只手用两根手指贴紧丽萨刚刚恢复还在出血的小阴唇,又一发双倍恢复
术按了上去。

  丽萨阴道的内壁这才紧凑地贴合在了一起,并且在刚刚撕裂的小阴唇底部,
又长出了半圈像月牙一样的浅白色环形薄膜。

  而丽萨再次抽搐了一下,但却让横着折叠在产床的座椅上右腿,顺着抽搐的
动作,滑落了下去在空中不停地摆动,而纤柔的大脚趾不停地轻扫着地面。

  我见到丽萨的处女膜又长了出来,心里并没有感到欣慰,而是看着丽萨肉感
的大腿划了下去还不停摆动。知道丽萨已经完全失去了痛觉,晕了过去。

  我立即拍着丽萨没有血色的脸,大声呼喊道:「丽萨,你怎么样了?回答我
啊!丽萨……丽萨!」

  然而回答我的却不是已经失神的丽萨,而是贝蒂用力地敲门声,还有贝蒂在
紧锁门外的胆怯地声音传来:「菲尔哥哥,你和丽萨阿姨怎么样了?我刚才怎么
听到了丽萨阿姨的尖叫声啊?」

  我连忙调整一下快要崩溃的情绪,胆怯而又掺杂着柔和的声音说道:「没…
…没事,我和丽萨阿姨正在手术,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刻,你快去守好大门,别让
人进来。」

  听我说完,贝蒂顿了一下。又担心地问道:「你们真的没事吧?」

  我大声地吼道:「没事,你快回去!我需要集中精神治疗。」

  听我说完,贝蒂不再言语。随后门口又传来了脚步离开的声音。

  我看丽萨依旧没有清醒,用力掐住了丽萨的人中,想让她缓醒,然而丽萨身
体依然机械般地轻微颤动,根本没有缓醒的迹象。

  我发泄般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在心里想道:「我是不是紧张过度了啊!按人
中有什么用,得快点用自己带着魔力的精液,让丽萨虚弱的身体快速恢复啊!」

  想到这里,我顾不得左手撕咬和抓伤的疼痛,搬来了椅子。随后迅速地跳到
了椅子上,飞快地脱下了稀松还沾着血迹的裤子。

  用被丽萨爱液泡到发白的右手,飞快地撸起了绵软的肉棒。然而一直听我驱
策的神器,这时候却不争气地一直耷拉着脑袋。

  我愤恨地低头嚷道:「快点……快点硬起来啊!我心爱的女人现在需要你喷
出能让她恢复带有魔法的精液。快啊,快啊!」说完又用沾满血迹的左手锤了这
个不争气的家伙一下。

  被用力锤过的神器果然挺立了起来,但依然非常的绵软。

  我顾不得左手上不断传来的疼痛,用右手发泄一般地快速撸动着快要勃起的
肉棒。同时闭上眼睛,想着能让我兴奋的画面,希望带有魔力的精液尽早喷发出
来。

  但是随着我不断飞快地摩擦和撸动,使用神恩石之后的一股尿意却传达大我
的大脑。而喷出来的却不是淡黄色的精液,却是一些晶莹的前列腺液和淡黄色尿
液的混合体。

  这些微黄晶莹的混合体,随着我撸动肉棒向上的角度喷出,喷洒在丽萨满是
血迹的脸上和张开的口腔内。而丽萨却无意识地吞咽了一下,正巧将我掌心撕咬
下的碎肉咽了下去。

  我顾不得喷在丽萨脸上和嘴里的这些污秽继续发力,撸动着火热的肉棒,将
它变成了微微勃起的样子。

  随后我又闭上眼睛,不断地在心里想着丽萨对我哺乳时候的温情画面。当这
些画面窜入到我的意识,我的肉棒才真正完全的勃起。

  我不敢让这样温情的画面停滞下来,也不敢让手上的动作有所停歇,又加快
了撸动的速度。

  我现在只想着快点将丽萨恢复好。而这样毫无感觉还得撸动肉棒的做法,完
全就是对我身体和心灵进行的鞭笞和拷问一般。

  我突然想起了肾脏强化药剂,用满是血迹的左手按了一下已经恢复成浅蓝色
项链的具化体。

  随着一股暖流进入到我的身体,让我感觉异常地兴奋,也让深红色的肉棒勃
起到了极限。

  我不断地用力撸动着肉棒,并继续幻想着丽萨像母亲一般对我温柔哺乳的画
面,才有了想要射精的冲动。

  我立即向前迈了半步,将身体完全压住了丽萨还在不断轻摇的头部。将快要
喷薄出带有魔力精液的紫色肉棒,用力地插入到丽萨微微打开还带着血迹的嘴里。

  将带有魔力的精液顺着尿道一下、两下、三下……喷薄到丽萨无意识包裹的
嘴里。

  突然耳边传来温蒂犹如天籁般的提示的声音:「丽萨等级提升!学会了厨艺
技能!」

  我完全没有觉得之前一直期待的这个技能,能让现在的我感到一丝欣慰和兴
奋。

  随后用右手不甘地挤压着尿道里的精液残余,仿佛是想要将睾丸里的残存的
精液和精本细胞送入丽萨的口腔,让她再充分吸收一般。

  丽萨这时才打了一个冷战缓醒了过来,用纤柔的手指无力地推了一下我顶在
她脸上的跨部。

  我连忙抽出了丽萨嘴里泄了气的肉棒,直接跳下了椅子。发疯似的问道:
「丽萨……丽萨!你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啊?」

  丽萨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用纤柔的手轻抚着我被她爱液浸泡到发白肿胀的
大手,无力地感叹道:「太好了!你的手没事!你终于把手抽出来了!」

  听丽萨说完,我才知道她担心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担忧我的手在
拔出来的时候有没有受伤!

  丽萨关心的话语好像一把尖刀,直插到我的最脆弱的心脏上,让我心里有说
不出的难受。随即滚烫的热泪不受自己身体的控制,在眼角像大坝决堤一般滚落
了出来。

  失控的情绪和心脏的针刺感让我觉得更加无力,而丽萨硕大饱满的胸部这时
好像是一个能让我避风的港湾。

  我无力地趴在丽萨还沾着血迹的胸部上,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大声哭诉
道:「对不起,丽萨。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做的……对不起……呜呜呜……」
没等说完就又撕心裂肺地哭了出来。

  而丽萨轻轻吞咽了口中混合着血迹和带有魔力的精液,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头
发,又柔声说道:「没事的,你的手没有受伤,能拿出来就好了……」

  我一边趴在丽萨的胸上痛哭,一边在心里不断地自责道:「我刚才这么做真
的是错了!凭现在丽萨对我的爱意,就算马上让她替我去死,她都会心甘情愿的。
我刚才的做法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我又扎进丽萨硕大的胸部中央,仿佛这样的动作能带给我宽慰一般。我一边
哭泣,一边不停地道歉:「丽萨,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做……对不起……对不起
……」

  丽萨柔声安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再去想了,别觉得难过,我现在
不是好好的吗?而且你只是想办法要将手拿出来而已……」

  听着丽萨柔声的安慰,我更加觉得自己粗暴的行为所不齿。于是又压低了头,
在硕大的乳房中央传出了痛哭之后的抽泣声音。

  丽萨一边缓缓地轻抚着我的头发,一边又柔声地安慰,仿佛像是一位慈祥的
母亲在孩子做错事的时候,给与包容和慰藉一般。

  丽萨缓缓地说道:「刚才我好像见到了母亲,她站在一条小河的对面,好像
在向我微笑。我正想要走过去,却听见你的声音在背后的花海里传来。我转身搜
寻你的声音,就在这时金光一闪,我才感觉到你用那个……插在我的嘴里……」
说道后来,丽萨的脸上有了一丝血色,又不安了起来。

  我心中难过地想道:「丽萨莫非是看见了三途川了,我实在是太过分了!」
于是心里想着之前对丽萨的伤害,更加的自责了。

  丽萨的脸上红润了几分,又突然停下了手部轻抚的动作。羞愧而又不安地对
我说道:「菲尔,刚才我不知道怎么了,突然特别想……想要你用那个……插入
到我身体里……」

  这时我才抬起了头,用哭到红肿的眼睛盯着丽萨羞愧的淡红色脸庞。

  丽萨这时避开了我紧盯着的眼神,看着我被她抓到条条深邃伤痕的左臂,难
为情地说道:「还好你及时阻止了我……」

  随后轻咳了一声,又吞咽了一下口中腥臭鲜血和精液的味道。缓缓地辩解道:
「我知道这是在手术过程中,也知道你的手还卡在我的身体里,但是我刚才身体
真的不听我的使唤,就是特别想要你……」

  我心想道:「看来丽萨还不知道我对她用了无色媚药啊!」

  我刚想和丽萨坦白之前所做的令人不齿之事,我不安地低下了头,像个做错
事的孩子一般。又轻声说道:「丽萨,我之前……」

  而丽萨不合时宜地开口打断了我话语,关心地叮嘱道:「菲尔,你的手臂被
我抓伤了,我恍惚记得好像手掌也被咬伤了,你快点先帮自己恢复一下!」

  听到丽萨的话,钻心的刺痛再次传送到我的大脑,我下意识地吸了一口气。
赶忙站起身来,对自己用出了恢复术,随着淡黄色的光芒闪过,我将丽萨留在左
手上的抓痕和咬痕都恢复如初了。

  我晃了晃自己的左臂,说道:「刚才光担心你的安危了,我差点忘了自己还
受伤了!」

  丽萨又不安地低下头,小声说道:「都怪我……」

  我连忙安慰道:「不,这不是你的错……我也有责任……我不该那么粗暴的
……」

  我一边安慰着丽萨,一边在心里感叹道:「本来我也是好意,想让丽萨的宫
腔快速闭合而又能恢复原本的状态,还想将她恢复成处女,带给我更完美的体验。
但却好心办了错事,哎……」

  我转念又一想:「而且听丽萨刚才的话好像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我在她体内释
放了无色媚药,完全认为就是自己突然地春意萌发而失态……算了,先别说出来
无色媚药的事情了。这样对丽萨和对我都好,就将这一篇揭过去吧!」

  丽萨刚想继续道歉,没等她开口,我率先打断了她的话题。我柔声问道:
「丽萨,你现在感觉身体哪里还不舒服?」

  丽萨这才挣扎着坐了起来,说道:「我的嘴角好疼,还有小腹感觉不舒服。
还有大腿和小腿……」

  我伸出手指轻柔地按住了丽萨嘴角的两侧,一发淡黄色的恢复术闪过,丽萨
满是血迹的嘴角已经恢复好。

  随后我让丽萨躺下,用出了洞察术,仔细地检查丽萨的身体。发现丽萨的卵
巢微微渗出了一些血液,明显是我大力拳交造成的。

  但是丽萨又吃掉了我带有魔力的精液,让她的等级提升,而又将身体迅速恢
复好,所以只留下了一些微量渗出的血液而已。

  我看到这里有些后怕,心想道:「刚才我怎么光想着丽萨身体外面的伤势,
就一下子将神恩石的能量都用光了。如果不是及时射出蕴含着魔力的精液让丽萨
吃掉,没准这就会让丽萨疼痛难忍,说不定还会送掉性命的……」

  我连忙将两只粗壮的大手伸进丽萨紫色的裙底向上掀开,按住丽萨肚脐两侧
靠上的卵巢位置,双手同时释放出恢复术,让丽萨觉得舒适一些,也防止卵巢再
意外出血的情况。

  恢复术刚一结束,我就继续用洞察术观察丽萨体内的情况。丽萨变形肿胀的
子宫并没有复原,而宫颈的开口也依然没有闭合,还是一个弹力球大小的「口」
字形。

  我心想道:「看来刚才那一发神恩石恢复术,一定是释放在了丽萨湿润的阴
道里了,所以才夹紧我的双手,但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想到这里,我灰心地叹
了一口气。

  随后用刚刚恢复的左手,将温热的手掌放在丽萨肉感的小腹,用出了浅橙色
的驱病技能。

  这样的做法明显让丽萨觉得非常的适用,丽萨轻轻地打开干涩还带着血痕的
嘴角,在嘴里细声呼喊着:「好舒服……」随后用眼角不安地扫了我一眼,又闭
上了嘴巴。

  我柔声安慰道:「丽萨你要觉得舒服就叫出来吧,没关系的。」

  丽萨羞涩地答道:「就是你的手心温热的感觉让我觉得舒服,不知不觉间我
就说出来了……」

  我对丽萨说道:「现在我用的是驱病技能,为了防止你体内的感染。还需要
几分钟时间,没关系的。」

  在几分钟的时间里,我又仔细地观察着丽萨体内的变化。发现丽萨之前的胀
大变形的子宫,因为我的暴力拳交又明显向下脱垂了一些,靠在了G 点凸起的肉
芽上面。

  两个卵巢的软肉还挂在阴道的底部,仿佛只靠这两点的连接才不让子宫掉落
出来。

  而丽萨阴道内原本高低起伏的褶皱,伴随着我使用神恩石的恢复术,现在密
密麻麻地挤在了小阴唇的附近。

  我心里暗想道:「刚才丽萨脱垂出来鲜红的阴道内壁,被我送入的位置明显
不对,太靠近阴道口了!但神恩石恢复术却将它固定在了原本不应该在的位置,
看来刚才我是太担心丽萨的安危而冲昏头了。」

  我用洞察术看着丽萨阴道内的褶皱,又下意识地联想道:「如果以后本番插
入丽萨的话,这密集褶皱的舒适感一定超乎常人。而且脱垂下来的宫颈和宫口足
够靠近阴道口,只要丽萨的宫口不再关闭,而且我正常勃起,肯定能插入到丽萨
的宫口,进行子宫性交!」

  想到这里,我拼命地摇了摇头,努力驱散掉内心黑暗的念头。自责道:「丽
萨现在都被我折磨这样了,我还念念不忘子宫性交,简直想法就是太令人发指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

  丽萨见我摇头的动作,担心地问道:「菲尔,你怎么了?」

  我忙答道:「对不起,丽萨。刚才我用出的恢复术并没有正常发挥作用,你
的宫颈也没有闭合上。而且刚才我拔出手的动作又让你的子宫向下脱垂了一些。」

  丽萨紧张地问道:「我体内这样的状况,还能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吗?」

  我连忙安慰道:「不太可能对要孩子产生影响。」

  丽萨听我说完,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担心。

  我突然想道:「我现在真的不敢再用手插进丽萨的阴道了,记得之前温蒂曾
经说过,秘银法杖可以让神恩石的法术得到释放……」

  我随口又说道:「但是我必须再次对你进行恢复,或者找到秘银法杖,才能
将你的身体完全恢复正常。」

  丽萨不安地恳求道:「菲尔,我现在真的没力气了,先不要恢复了。」

  我想了几秒完全变成黑色的神恩石,又答道:「嗯,你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
不适合做进一步恢复,等以后再帮你恢复治疗吧。」

  丽萨有些无力地点了点头。

  我感觉温热手掌上的驱病技能应该已经将丽萨体内的炎症消灭的差不多了,
索性收回了双手。

  看着一脸血污的丽萨,对她说道:「丽萨,你先躺在这里不要动,我出去打
点水,先给咱们清洗干净,别让贝蒂产生误会。」

  丽萨慢慢地收回了打开的双腿,无力地坐在了产床上,向我点了点头。

  我在这时才看到依然裸露在裤子外面,上面还微红血痕的绵软神器,匆忙将
它塞进了裤子里。

  随后赶忙走了出去,拿起了之前给丽萨洗脚的盆。用具化体涮了一下,又放
了半盆的温水,拿着毛巾又走回了诊疗室。

  一边随手擦拭着丽萨脸上的血污,一边看着对丽萨说道:「丽萨,刚才你喊
声音的太大了。把贝蒂在院子里都喊过来了,不过还好门插上了,她没有进来。
但她刚才在门口过来问我咱们到底怎么样了。」

  丽萨用手格挡住我擦拭嘴角血污的动作,急切问道:「那你怎么回答她的?」

  我答道:「我刚才说咱们正在手术治疗中,我需要集中精神对你进行治疗。」

  丽萨听到这里微微放下了担心。

  我叮嘱道:「一会儿贝蒂回来,你和她说一下吧。毕竟我对她说还是有些不
好。而且贝蒂年龄太小了,你也别告诉她细节。只是说自己治疗的时候感觉难受,
才呼喊出来的吧。」

  丽萨听我说完,好像在思考如何向贝蒂解释之前发出突兀声音和用力尖叫的
事情。

  随着脸上的血污全都被擦拭干净,丽萨又露出了原本慈祥温柔的脸庞,脸上
的颜色也恢复了几分。

  丽萨一边思考,一边答道:「嗯,我知道。贝蒂一会儿进来我和她说吧。」

  我点了点头,又涮了一下毛巾上的血迹,又开始温柔地擦拭起丽萨刚刚恢复
的阴部和饱满的臀部,以及黄色、白色、红色交织在一起的污秽。

  我一边清理着丽萨胯下难闻的污秽,一边对丽萨说道:「丽萨,你现在感觉
怎么样了?」

  丽萨听我说到这里,试着活动了几下手臂,才缓缓地答道:「我感觉好多了,
但是全身感觉像是抽干了力气一样,而且骨节之间还很酸痛。」

  我答道:「刚才情况特别复杂,我好不容易才将女神的赐福挤出来的!」

  丽萨低下头小声地问道:「那今天晚上我还让贝蒂去取房租吗?」

  我绵软的肉棒伴随着丽萨说出「房租」两个字,轻轻地跳动了一下。

  我心想道:「因为刚才粗暴而又不惜余力的撸动,肉棒上面的皮肤还微微传
来了刺痛感。而且刚才情况特别紧张,我有些力不从心。但是丽萨在这时还想吃
掉我的精液,看来她的成瘾状态已经非常地明显了。」

  我一边低头温柔地擦拭,一边安慰道:「丽萨,今晚别让贝蒂啦取房租了,
我也需要休息一下。」

  丽萨听我说完有些不满地随口「嗯」了一声,随后就打算坐起来。

  我见下面擦拭的已经很干净了,对丽萨说道:「丽萨,我背你去那屋休息吧。」
说完在产床前面蹲下了身子。

  丽萨见我蹲了下来,熟练地趴在我结实的脊背上,又搂紧了我的脖子。

  而我这次也没有像在哥布林洞穴那样有所顾忌地驮着丽萨。而是托紧丽萨肉
感十足的大腿,小心翼翼地来到了丽萨的房间……

  后言:因为本人正在抓紧时间对被诅咒的门市进行创作,而身体暂时不太好。
所以本章结束之后,暂时休刊半个月左右。调整身体还有出去采风,以便更好地
完成作品的创作。还望大家不要忘记有这样一篇慢节奏、重口味的小说。感谢大
家长久以来的支持与陪伴。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水神祭司】第二十三章 多余的治疗(长篇 冒险 后宫 扩张 暴力拳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