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舰少女

强暴虐待 夏日小说网 30浏览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作者:没有绿文看只能自己写喽
字数:10101

  举目硝烟,烽火弭平。

  满是尸骸的战场上,一位少女矗立其中。

  披肩的银灰色短发上一对猫耳时不时抖动,俏丽冷艳的脸颊最吸引人的是一
双赤色的眼眸,一身无袖的黑色军装包裹着玲珑的身材,纤纤玉手与粉嫩藕臂隐
藏在黑色的长筒手套中,修长的玉腿同样套在黑色的长筒靴中。

  强大、威严、冷艳、成熟!

  海上幽灵——俾斯麦!

  「好了,你们打扫战场,然后收队回港!」俾斯麦活动着在战斗中被击中的
左臂,面无表情的对身边的舰娘下令。

  「是……是!」粉发的阿拉斯加显然被俾斯麦的战斗方式吓坏了,连忙应声。

  余下的舰娘才从刚刚的战斗中死里逃生,连忙颤颤巍巍的收集掉落的物资。

  「俾斯麦姐姐,您没事吧?」小跟班欧根亲王连忙上前询问。

  「没……没事。」俾斯麦摆摆手,但微微颤抖的身体却不像她说的那样简单。

  毕竟长时间、高强度、高烈度的战斗,会让舰娘产生难以遏制的性欲。

  「不过是三艘标准的深海战列舰、九艘深海轻型巡洋舰、十八艘驱逐舰,怎
么会有这样的战斗力?」俾斯麦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欲望,试图用思考来转移注意
力。

  「这三艘战列舰明显有问题!」俾斯麦觉得自己抓住了问题的重点。

  「无论从战斗模式、装备强弱,还是战列舰的基础数据,都十分像威尔士亲
王!」俾斯麦脑海中灵光一闪,刚刚在战斗中,她分明像在对战三艘她的老对手、
老情敌——威尔士亲王!

  原来如此!当初接任务的时候,俾斯麦以为只是一队不成熟的深海,按照以
往的强度,很轻松的就解决了,没想到这里面藏着三艘和威尔士亲王相仿的深海
战列舰!

  俾斯麦深吸一口气,平息着内心泛起的点点波澜。

  以往的战斗后遗症,只需自己用一根手指在耻间拨弄豆蔻就能解决,最多让
欧根亲王用舌头在阴道边缘来回舔弄。

  但这一次和以往不同,那种如浪潮般的快感,一次又一次的拍打在俾斯麦固
守的贞操上。

  俾斯麦脑海中不断回放自己在深夜酒吧里看到的情景。

  难道……难道自己要像酒吧中寻欢发泄的舰娘一样,脱光身上的衣服任由染
着黄毛的小混混肆意玩弄?

  酒吧、夜店,这是居无定所的俾斯麦常年落脚的地方,因为接受任务的地点
不同,俾斯麦也就像幽灵一样,在不同的城市飘浮。

  而夜晚的酒吧,就成了混乱、淫靡的代名词,许多在提督那里得不到满足的
舰娘,会乘着夜色来到酒吧发泄性欲。当然,也有性癖特殊的提督,喜欢在暗地
里偷窥自家舰娘被黄毛小混混肏上高潮的表情。

  俾斯麦握紧手上的誓约之戒,我才不会成为那种人!

  落日被海平面吞没,余晖的霞光也所剩无几。

  「俾斯麦大……大姐头?您真的不和我们回港区休息吗?」阿拉斯加战战兢
兢的邀请道。

  「不了,你知道我的规矩。」俾斯麦拒绝道。

  从不在别人的港区过夜!这是俾斯麦给自己立下的规矩。

  挥挥手,俾斯麦潇洒转身,带着欧根亲王,消失在黑夜里,只留给阿拉斯加
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

  霓虹闪烁,摇滚震魂。

  俾斯麦褪去舰装,换上一身常服,独自穿过摇摆的人群,来到吧台前,打了
个响指。

  「老规矩,一杯伏特加。」身为德国的战列舰,俾斯麦却不喜欢德国人最爱
的啤酒,反而对高烈度的伏特加情有独钟。

  烈焰般的液体穿过咽喉,本来在冷风中吹凉的身子,再次变得火热。

  俾斯麦眯着眼欣赏着舞池里扭动的躯体,情侣在音乐声的刺激下深情拥吻,
各种帅哥辣妹挥洒着青春的活力,强烈荷尔蒙的气味让俾斯麦两条纤细的长腿不
由自主的摩挲。

  「咕咚……咕咚。」第三杯伏特加下肚,俾斯麦注意到酒吧里的灯光渐渐暗
了下来。

  在激情似火的音乐掩盖下,少男少女们的呼吸开始急促,暧昧的环境让少男
少女开始探索对方的身体。

  随着第一位少女发出婉转的呻吟,舞池好似被激情点燃的油桶,越来越多的
年轻人开始脱去身上多余的衣服,遵循最原始的欲望,在幽暗的舞池里进行人类
最伟大的生命延续的过程——做爱。

  或哀鸣,或抽泣,或喘息,或激昂。

  各种呻吟伴随着「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性爱成为了酒吧的主旋律,不断
地拨动俾斯麦内心的那根弦。

  那根名为「爱欲」的弦。

  得益于舰娘与生俱来的好视力,俾斯麦在朦胧的黑暗中能清晰的看见,少年
们勃起的火热下体,一根根或粗或长的肉棒在少女们泛起淫水的粉嫩肉穴中探索,
少女或像树袋熊或像无骨蛇攀附缠绕在少年的身上,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抽插。

  「呼……」俾斯麦吐出一口酒气。

  平常能冷眼观望的她,现在也有点被现场的情绪感染。俾斯麦能感觉到,自
己的乳头开始膨胀,随着衣服的摩擦,开始产生丝丝快感;包裹着完美无瑕白玉
臀的底裤,也被微微渗出的淫水打湿。

  「不……不行!」俾斯麦努力让自己不再去看男人的阴茎,但在这淫靡的酒
吧里,最不缺的就是发情的男性。

  转动玉颈,俾斯麦的目光在人群穿梭,她的眼神并没有停在某处,因为她发
现,男性狰狞的性器对她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这时,一道粉色划过俾斯麦的视线。

  在黑暗的角落,一位粉发女孩正在努力张大口腔吮吸一根一只手都握不过来
巨大黑色肉棒!不仅如此,一根同样粗长的黑色巨龙没入少女下体白玉的肌肤中!
而她的两只柔荑分别在另外两根黑色肉棒上撸动着!

  几人的脚下,一套鲜红色的礼服像是破布一样,被扬起的尘埃蹂躏。

  一个黑人挽起她的长发,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出现在俾斯麦的眼中。

  阿拉斯加!

  白天一起战斗的战友,现在一脸媚态的被四个黑人围在中间!

  俾斯麦对这位舰娘非常熟悉,虽然阿拉斯加仗着战巡的性能个性十分高傲,
但是因为高傲的性格行为也会有些冒失。

  俾斯麦与她的提督洛夏合作过几次,阿拉斯加也慢慢被俾斯麦强大的实力所
征服。但!她的脸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挂满了虔诚的、淫荡的、满足的媚态!

  「咕叽……咕噜……好吃……黑人爸爸的大鸡巴好好吃……啊哈……」阿拉
斯加吐出肉棒,黑色的棒身经过阿拉斯加口水的润色,变得黑亮黑亮。

  「啪啪啪啪!」俾斯麦不敢相信,那根比阿拉斯加的俏脸还要长的肉棒,在
黑人的甩动下,不断打击着阿拉斯加的脸颊!粉色的小脸在肉棒的作用下迅速变
红。

  「嘿,你这个淫荡下贱的婊子,接好了!」黑人吐露着羞辱的话语,但阿拉
斯加毫不在意,反而张开檀口,伸出香舌,好似在迎接至圣之物。

  黑人快速的撸动着肉棒,将马眼对准阿拉斯加,在阿拉斯加渴望的眼神中,
一股股腥臭浓郁的精液喷射而出!

  「唔……唔……咕噜……咕噜……唔——!」精液精准的射进阿拉斯加的口
腔,但巨量的精液很快将她的口腔填满,乳白色的阳精如瀑布一般,从阿拉斯加
的下嘴唇越出,顺着天鹅般的玉颈,流向翘起的酥胸。

  「嘿嘿。」射精的黑人没有露出丝毫疲态,阴茎依旧高高矗立,他走到阿拉
斯加的身后,拍了拍阿拉斯加圆润的翘臀,阿拉斯加很听话的撅起玉臀,那黑人
扶着肉棒,调整一下角度,然后将整根肉棒塞进了阿拉斯加的肛门里!

  「啊——!是……是黑人爸爸的鸡巴——!插死我了!」

  「好爽——!两个鸡巴……一起插我——!黑人爸爸肏烂我吧——!」

  「请……请不要……怜惜我……我要……更多的……鸡巴!和精液!」

  阿拉斯加的身下,两个粗壮的肉棒开足马力一起「噗嗤——噗嗤」的抽插起
来。

  酒吧内的男性,也听到了阿拉斯加淫荡的请求。

  很快,男人们挺着下体,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阿拉斯加。

  「啊……哈……」素味平生的人俾斯麦毫无反应,但熟人的淫戏却让俾斯麦
欲火中烧。

  「咕噜……咕噜」冰凉的伏特加饮下,但身体却更加的火热。

  俾斯麦明白,自己必须尽快离开酒吧,不然自己也会丧失在无尽的欲望之下。

  摇摇晃晃的站起,俾斯麦忍受着下体的瘙痒,一步一步向大门走去,但酒吧
内荷尔蒙的气味影响着俾斯麦的脚步。

  「俾斯麦小姐,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一个磁性的声音从俾斯麦身后响
起,俾斯麦感觉到一个庞大巍峨的身躯抵住了自己摇摆的身体。

  「洛……洛夏?!」俾斯麦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可置信的说道。

  「俾斯麦小姐醉的不轻啊,想要我帮忙吗?」磁性的男性声音再次从背后响
起。

  「不……不需要!」俾斯麦当然知道这个男人在打什么注意,事实上,每个
向俾斯麦求援的提督都想着将这个冰山冷美人压在身下,狠狠地蹂躏!

  「是吗,那可真是太失望了。」洛夏伸出双臂,两个如钳子般的大手狠狠地
握住了俾斯麦胸前隐藏着的傲人乳房!

  「啊——!」俾斯麦一声呻吟,本就积满了性欲的她,在洛夏的玩弄下,身
子一下就软了下来。

  「看来俾斯麦小姐需要一些帮助。」

  洛夏两只手隔着衣服享受俾斯麦细嫩的乳肉,左腿抵在俾斯麦的股间,支撑
着俾斯麦的身体。

  「啊哈……啊哈……放开我……」

  宽阔的男性胸膛,强烈的雄性气味,胸口作怪的大手,以及臀间温热的大腿,
都在不断地挑逗着俾斯麦的神经。

  「现在的俾斯麦好诱人啊。」

  洛夏含住俾斯麦的耳垂,舌头裹着唾液来回纠缠着。

  「噫!——」

  一片红晕从俾斯麦的耳根蔓延至颈部,让俾斯麦浑身打了个颤,一双玉腿也
在一阵颤抖过后失去了活力。

  「哎呀,原来这里是俾斯麦小姐的敏感点呀。」

  洛夏含住俾斯麦的精致的耳垂细细品味着,一只手伸进俾斯麦的裙底,手指
轻巧的挑开早已被淫水浸透的内裤,一片肥腻的阴户落入了洛夏的手中。

  「不……不要——!」

  俾斯麦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一只玉手死死地按住洛夏蹂躏蜜乳的大手,另
一只手挡在了蜜穴前。

  不过洛夏并没有前一步攻城略地,他将俾斯麦的身体转了一个方向,在那里,
他的秘书舰——阿拉斯加,正在享受男人们的洗礼,一张英气的脸蛋被一层白浊
的精液覆盖,围在她身边的男人好像有着放不完的精力,一根根肉棒不断地释放
精华,阿拉斯加白皙的肌肤很快被黄白的浊液包裹住。

  「俾斯麦小姐,告诉你一个关于我的秘密。」磁性的嗓音在俾斯麦的脑海中
回荡,「其实我不是男人,或者是以前的我不是男人哦。」

  「在成为提督之前,我是个女孩子!」

  俾斯麦眯着一双满含秋水的眼睛,不知是在听洛夏的自述还是在看黑人奸淫
阿拉斯加。

  洛夏察觉俾斯麦的手掌有些松动,一根手指突破封锁,精准的按在俾斯麦的
豆蔻上!

  「所以,我很理解舰娘对性欲的渴望,而且我也恨了解女人!」

  「唔——!」

  大意了,无论是洛夏的自述还是看阿拉斯加泡在精液里,都是洛夏的阴谋!

  洛夏的食指在俾斯麦的豆蔻上不断挑逗,一股又一股的淫水浇在俾斯麦和洛
夏的手上。

  「嗯……嗯……啊……唔……」

  俾斯麦只觉得自己竟然不如洛夏那般了解自己的身体,只不过是拨弄豆蔻就
能流出这么多的水。

  「得手了。」

  洛夏嘴角淫笑,中指拨开肥润的阴唇,俾斯麦阴道早早做好了准备,一下子
吞没了洛夏的指尖。

  层层叠叠的褶皱按压着洛夏的手指,洛夏不断搅弄俾斯麦的阴道,终于按在
一片软肉上。

  俾斯麦忽然浑身如触电一般,强烈的快感让她不自觉的奉承洛夏的动作。

  「嗯嗯嗯嗯……唔唔唔唔……嘶嘶……」

  俾斯麦贝齿轻咬嘴唇,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呻吟。

  「俾斯麦,如果忍不住,可以叫出来嘛。」

  洛夏用手指扣击着俾斯麦的g 点,富有磁性的声线不断摧毁俾斯麦的心防。

  「不……啊哈……我……啊哈……不能……唔——!」

  俾斯麦忽然挺直纤细的腰肢,蜜穴紧紧地吸住洛夏的手指,身体还有节奏的
抽搐了起来。

  「啵——」洛夏抽搐满是淫液的手指,俾斯麦忽感一阵空虚,仿佛失去了什
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是找这个吗?」洛夏将手指在俾斯麦眼前晃了晃,然后在俾斯麦空洞的眼
神下,塞进了她的嘴里。

  「唔……啾啾……咕叽」沾满粘液的手指挑开俾斯麦的红唇,撬开贝齿,俾
斯麦竟然下意识的吮吸了起来。

  「啪!」就在俾斯麦专心吮吸沾满自己淫液的手指时,一根肉棒排在俾斯麦
的股间!

  火热而且……粗、长!俾斯麦隔着裙子都能感受到肉棒的炽热以及那超出常
人的形状。

  「滋溜——」肉棒顶着俾斯麦的内裤,灼热的龟头划过阴唇,一股爱液洒在
了肉棍上。

  「求……求你……别……」俾斯麦吐出手指,低下头,嗫嚅道。

  洛夏的手指与俾斯麦的嘴唇分离,但一丝白色的银线还连接着二人。

  「求我什么?」

  「求求你……别……插……进去。」俾斯麦盯着手上戴着的誓约之戒,仿佛
这是最后的底线。

  「……好吧。」洛夏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而且,今天只适合挑起俾斯
麦的性欲,明天才是重头戏!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洛夏开足马力,肉棒在俾斯麦的花
瓣间来回穿梭。

  「唔……唔……嗯……哦……嘶……唔……」俾斯麦似乎放弃了抵抗,双手
扶着墙壁,昂扬嗪首,享受着肉棒摩擦肉缝带来的快感。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紫红色的龟头滑过秘缝带起一丝丝
的蜜液,肉棍在阴阜中来回翻滚,极力沾满从隐秘的幽谷中流出的春露。

  俾斯麦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痒,空气中弥漫的腥臭的精液味道越来越香,无人
问津的蜜道越来越渴望男性的鸡巴,而股间摩擦着丘耻的肉棒却没有起到释放欲
望的作用,反而隔靴搔痒让俾斯麦的欲望更加强烈。

  洛夏看着俾斯麦扭曲的面孔,双手再次侵向俾斯麦的娇躯。这次,洛夏不在
只隔着衣服摸索,而是更大胆的伸了进去!

  细腻、滑嫩、柔软,从婀娜细腰开始逆流而上,手掌掠过肚脐、马甲线,一
直握到坚挺的浑圆乳球。

  俾斯麦没有阻拦,或者是这正是俾斯麦想要的!浴火已经烧尽了俾斯麦的理
智,只要那神圣的花房不被玷污,俾斯麦已经不在乎男人怎么玩弄自己的胴体了。

  「咔哒——」皮带被洛夏解开。

  「咯噔——咯噔——咯噔——」军装的卡扣分离。

  洛夏将俾斯麦转了个身,顿时一对完美无瑕的娇乳填满了洛夏的视野,大片
雪白的肌肤暴露在酒吧淫靡的空气中。

  俾斯麦下意识的搂住了洛夏的脖子,同时玉臀也开始有节奏的摆动,企图得
到更大的快感。

  「啊——啊——啊哈——呃啊——」俾斯麦檀口微张,小声的呻吟。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加速的摩擦以及俾斯麦的
呻吟让洛夏头皮发麻。

  洛夏强忍快感,低头含住俾斯麦的一点红豆,同时舌尖卷住红豆吸吮。

  「嗯呢——!」俾斯麦一声低吟,身体僵在原地,甬道急速收缩,一股春水
直接喷在了洛夏的肉棒上!

  洛夏的肉棒在俾斯麦春水的浇灌下,显得更加黝黑透亮,他将俾斯麦放倒在
地,膨胀的龟头滑过滴滴答答的阴唇,马眼对准高耸的乳峰,射出了一大滩的精
液!

  「噗嗤——噗嗤——」斑斑点点的精液如一道道白练飞射而出,大部分被乳
峰挡住,随着俾斯麦胸口呼吸的节奏,慢慢汇集到小腹,少部分从乳峰中间越过,
或落到颈部,或落到锁骨,更有甚者沾染到俾斯麦的红唇!以及那高雅出尘的脸
颊!

  「呼——呼——」俾斯麦强撑起身体,靠在墙角简单用衣服遮蔽了一下娇躯,
看着洛夏抱着已经被肏到昏厥、浑身像是洗了一个精液浴的阿拉斯加离开了酒吧。

  「提督……我……该怎么……面对你……」俾斯麦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
嘴角洛夏的精液进入俾斯麦的空腔,俾斯麦连忙踉踉跄跄的离开了酒吧,她怕自
己也像阿拉斯加那样,成为男人泄欲的工具。

  「噫?俾斯麦姐姐,发生了什么事?」海边轮船上,欧根亲王在甲板上赤裸
着身体,吹着海风,蓝色的头发还挂着水珠。

  毕竟是承伤船,战斗中俾斯麦的大部分伤害都被欧根亲王承担,所以,也有
着比俾斯麦更强的性欲,表面上娇羞文静的少女,暗地里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用鸡
巴肏过。虽然对苏顾的好感是100%满分,但从不介意和别的男人发生恋情。

  「嗅嗅,嗅嗅,是精液的味道!」欧根亲王不可思议的看着俾斯麦,一直恪
尽职守、严于律己的姐姐,也终于找男人了?!

  「我先休息休息。」俾斯麦躲过欧根亲王好奇的眼神,闪身进了船舱。

  第二天,洛夏的港区前,俾斯麦原地踟蹰,最终还是走进了港区。

  宽阔的训练室,俾斯麦来到正在观看舰娘训练基本格斗技巧的洛夏面前。

  「洛提督,还是老规矩,格斗。我赢了,你提供资源和佣金;我输了,佣金
减半。」俾斯麦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洛夏,努力控制自己的大脑,不让自己回想昨
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洛夏打量着一身正装的俾斯麦。

  「……可以。」

  「比什么,我来决定。」

  「行。」俾斯麦自忖自身的技术,答应了洛夏的要求。

  「那么,请吧。」洛夏抬手,邀请俾斯麦走出了训练室。

  一间细长的房间,长十米,宽五米,地面铺的是榻榻米,房间两侧的尽头各
放着一套衣服、一条长巾以及一把太刀。

  「蒙眼?」俾斯麦挑了挑眉毛,她还没尝试过不依靠视觉来对付对手。

  「不错,谁先开口认输,谁就输了。那么请俾斯麦小姐更衣吧。」洛夏站在
门外,对俾斯麦做了个请的手势。

  俾斯麦走进房间,洛夏还很礼貌的关上房门。

  房间尽头,俾斯麦脱下军装,雪白的肌肤在灯光的映照下晶莹剔透。俾斯麦
依次穿上黑色的蕾丝内衣,黑色的抹胸以及类似浴袍的外套,束紧腰带。

  「洛提督,可以了。」

  洛夏打开门,走到房间另一侧,当着俾斯麦的面,脱下衣服。

  面如润玉,狼腰猿臂,倒三角形的身材以及八块腹肌正中俾斯麦的好球区!
而胯下那根昨晚让俾斯麦如痴如醉的肉棒,正狰狞的指着俾斯麦!

  洛夏不紧不慢地换好衣服,在俾斯麦略带欲火的目光下,蒙住了双眼。

  俾斯麦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焦躁的心情,戴上了黑色的绸缎。

  两人手持太刀,站在原地,各自摆开架势。

  莫约过了一分钟,两人开始试探性的踱步。

  俾斯麦足尖轻点,鬼魅般的向前移动了三米,同时手中的太刀向上斜斩。

  「噗嗤。」

  「噗嗤。」

  俾斯麦的刀尖划破了洛夏右臂的衣服,但洛夏在躲闪之时仍有余力刺破了俾
斯麦右腿的衣服。

  刀锋划过肌肤,俾斯麦肌肉一紧,思维来不及反应,手中的见已然挥出!

  只见俾斯麦扭过曼妙的腰肢,伏下身子躲过洛夏横扫的太刀,手中的刀同样
横扫了出去!

  「噗嗤。」

  又是一声粗布割裂的声响,洛夏双脚用力带动整个腰部向后收缩,但俾斯麦
刀锋已至,刀尖急速划过,洛夏的腰带应声而断!

  「呼,呼。」洛夏连退数米,直至墙边,俾斯麦连番的攻击让他捉襟见肘,
白色的上衣失去了腰带的束缚,已经在俾斯麦的刀下变得粉碎。

  「唰!」一阵疾风扑面而来。

  洛夏不知这是刀还是脚的横扫,但形势已经危在旦夕,只得殊死一搏。

  「呼!」

  洛夏一跃而起,太刀护住周身,下落时,一斩而下!

  「噗。」

  俾斯麦忽觉脊背冰凉,上身的衣服、抹胸及内衣竟被洛夏一刀斩断!

  失去舒服的双乳,在空气中一上一下地抖动。

  「叮!」

  俾斯麦急忙转身,手中太刀自下而上斩出,洛夏侧身回闪,太刀擦过俾斯麦
的斩击。

  「噗嗤。」

  一道自小腿到大腿的伤痕留在了洛夏的衣服上,顺带还斩断了洛夏的内裤。

  「欻欻. 」洛夏当机立断,三两剑褪下了碍事的裤子,而那根肉棒伏在两腿
之间,似乎是正在蛰伏的巨龙。

  「洛提督,你应该没有遮蔽衣物了吧。」俾斯麦声音颤抖,不知是兴奋还是
想到了洛夏裸露的躯体。

  「呵,被小瞧了。」洛夏一声轻笑,掷出手中太刀,直至俾斯麦的胯下!

  「咻!」

  俾斯麦听到声响,挥刀抵挡。

  谁知洛夏一个闪身至俾斯麦的身侧,在俾斯麦全神贯注之际,劈手卸下了她
手中的太刀!

  「歘!」

  刀锋过处,一张巴掌大的布料被太刀钉在墙上!

  「啪!」洛夏的鸡巴抽在俾斯麦的屁股上,震起一阵波浪。

  俾斯麦内心一颤,全身酥软,被夺下刀后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洛夏反手耍了几个刀花,干净利落的卸下了俾斯麦最后的衣物。

  「你——!」强如俾斯麦,这时也像一个娇弱的女孩儿一样,一只手挡住胸
前的蓓蕾,一只手遮住了香艳的幽谷,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眼睛还被黑布蒙着。

  洛夏早已抓下眼上的布料,他绕到俾斯麦的身后,肉棒深深陷在俾斯麦两瓣
臀肉之间。

  「俾斯麦小姐,你这里都湿了,见到我有这么性奋吗?」洛夏准确的点在俾
斯麦的豆蔻上,豆蔻下面的肉缝早已淫水泽泽。

  「别……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因为……你这种……卑劣……
下流……的行为……叫……出声……」俾斯麦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呻吟,但发软
的身体只能依靠着洛夏,那结实的胸肌和宽阔的臂膀莫名的给俾斯麦一种安全感。

  洛夏的手指搅弄着俾斯麦的蜜穴口,时不时的还用两根手指开阔一下俾斯麦
狭窄的蜜道,俾斯麦红着双颊,口中呢喃着「卑鄙、下流、无耻」之类的词汇,
但双手仿佛失去了力量,抵抗不住洛夏对自己的侵略。

  洛夏大手肆意玩弄俾斯麦胸前的大白兔,俾斯麦的潺潺蜜穴已经可以容纳洛
夏的三根手指。

  在近十分钟的亵玩下,俾斯麦还是紧咬齿贝,任凭自己香汗淋漓,嘴角的口
水流到胸前,还是不肯呻吟一声。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洛夏拿出手指,手上沾满了俾斯麦
晶莹的蜜水,他将这些淫水涂抹在自己的肉榜上,让龟头微微凹进两片雪白的阴
唇中。

  「等……别……别插进去!」俾斯麦瞪大了双眼,娇躯开始扭动,用尽最后
力气保证自己的贞洁。

  「恕难从命了,俾斯麦小姐。」洛夏猛然提腰,硕大的龟头分开甬道,整根
肉棒径直没入俾斯麦的嫩穴中!

  「呃——唔——」两行清泪从俾斯麦的眼角流出,不仅是贞洁的丢失,还因
为下体撕裂般的疼痛。

  「呼,进来了。俾斯麦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紧。」

  「混……蛋……你……这个……畜……唔……生。」

  肉棒在俾斯麦身体内部探索,龟头来来回回数次,直到一块软肉被洛夏寻到!

  「这就是俾斯麦的A 点吧。」洛夏俯在俾斯麦的耳边,下体却猛烈的向那块
软肉进攻!

  「嗯——唔——哈——」俾斯麦感觉下体的疼痛消失,腰眼一麻,一股快感
从脊背直冲天灵!

  洛夏瞅准时机,粗糙湿润的舌头顺着俾斯麦玉颈,舔至俾斯麦的耳边,顺带
还将嫩嫩的耳垂吸入嘴中把玩一番。

  「喵——!!!」俾斯麦再也忍不住,红唇开启,舌喉颤抖,叫出了第一声
呻吟!

  而这声如猫叫春般的呻吟,仿佛烈性的春药,霎时点燃了俾斯麦的全身!

  「好爽——好深——喵——!」俾斯麦双手扶着墙壁,完全将身体交给了洛
夏,自己沉沦与肉欲之中。

  「好——好大——肏死我了——喵——!」

  「喵——不——不行——太——太快了——!」

  「喵——喵——顶——顶到——底啦——!」

  「不行——我要——我要来了——来了——!」俾斯麦弓直腰身,上半身被
死死地顶在墙上,胸前的巨乳被挤压变形,阴道紧紧地吸住洛夏的肉棒,花房涌
出一股清泉,冲刷浇灌在洛夏的肉棒上!

  「呼——呼——呼——你——也该——」俾斯麦本来想说「你也应该拔出来
吧」但体内充盈火热的肉感却让她说不出口。

  「你怎么——」

  「很惊讶吗?俾斯麦,你应该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不是你手中的那些
橡胶、电动的玩具!」

  洛夏将俾斯麦调转过身,俾斯麦双手搂住洛夏的脖颈,双脚很自然地缠在洛
夏的腰上。

  「咕啾……咕啾……」两人舌唇相合,激情热吻。

  「啊哈——嗯——哈——嗯——啊——」俾斯麦只觉得自己的蜜穴越来越迎
合洛夏的肉棒,洛夏的每一次抽动都能带给她无上的快感。

  持续的抽插已经让俾斯麦的阴道变成了洛夏肉棒的形状,在数百下后,洛夏
终于撞开了俾斯麦的花房蜜壶,突进到了子宫中!

  「喵——啊——哈——啊——」突如其来的侵入让俾斯麦双眼上翻,双手不
由自主的和洛夏十指相交!

  「好舒服——好酸——好爽——好——男人——!」俾斯麦一声娇喘,整个
身子都缠在了洛夏的身上,僵直的胴体不停抽搐,显然已经高潮了。

  而洛夏的肉棒也狠狠地抵死在俾斯麦的子宫内,随着四面八方涌出的潮水,
在圣洁的花心内,射出了白浊浓稠的精液,直至灌满整个子宫!

  「呼——呼——啊——哈——」全身松软的俾斯麦,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洛夏
的身上,「结……结束……了。」

  「结束了?」洛夏亲吻着俾斯麦的脸颊,在她的耳边说道:「不,现在,才
刚刚开始!」

  从上午到黄昏,两人都没离开这个密封的房间,从房间这头到房间那头,两
人变换了各种姿势,俾斯麦的动作也从青涩逐渐变得成熟。

  「哈——哈——哈啊——」俾斯麦瘫软如泥,任由洛夏在自己的身上驰骋,
在洛夏将最后一滴精液射在俾斯麦脸上后,俾斯麦的身上已经覆盖满了精液!

  那枚苏顾与俾斯麦的誓约之戒,在洛夏的精液中,已经显得不那么明亮了。

  后日谈:

  川秀学院。

  已经被录取的苏顾和同学杜马走在林荫小道上。

  杜马:「苏顾,你听说了吗?『黑色幽妓』的事?」

  苏顾内心洋洋得意:「是『黑色幽灵』吧,一艘很强的战列舰,听说还是稀
有的俾斯麦。」

  杜马神神秘秘的对苏顾说道:「你还不知道吗?『黑色幽灵』已经过时了,
现在是『黑色幽妓』的时代!」

  「黑色幽姬?」苏顾疑惑。

  「不是『姬』,是『妓女』的『妓』!」

  咯噔一声,苏顾内心隐隐不安。

  杜马继续眉飞色舞的说道:「听说这个流浪舰娘俾斯麦每次支援之后,都会
邀请港区的提督共度良宵,如果港区男人众多,她还会留下几天。要是我能遇到
她,想必能一亲芳泽……」

  苏顾有点心烦意乱,快步向前走去。

  杜马看苏顾走远,立马从幻想中脱离出来,追上苏顾:「听说那个俾斯麦还
有戒指,不知道哪个提督这么倒霉,头上被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

  苏顾攥紧手心,心如刀绞:「俾斯麦,是你吗?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数日后,小腹填满精液的俾斯麦,意犹未尽的赶回家,与苏顾重逢。

  「提督,我回来了,对不起。」

  闻着俾斯麦身上淡淡的石楠花香味。

  苏顾愣在当场,心如冰窟。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战舰少女